《三命通会》Vol.7 释六十甲子性质吉凶(一)

甲子金,为宝物,喜金木旺地。进神喜,福星,平头,悬针,破字。 乙丑金,为顽矿,喜火及南方日时。福星,华盖,正印。 丙寅火,为炉炭,喜冬及木。福星,禄刑,平头,聋哑。 丁卯火,为炉烟,喜巽地及秋冬。平头,截路,悬针。 戊辰木,山林山野处不材之木,喜水。禄库,华盖,水禄马库,棒杖,伏神,平头。 己巳木,山头花草,喜春及秋。禄库,八吉,阙字,曲脚。 庚午土,路旁干土,喜水及春。福星,官贵,截路,棒杖,悬针。 辛未土,含万宝,待秋成,喜秋及火。华盖,悬针,破字。 壬申金,戈戟,大喜子午卯酉。平头,大败,妨害,聋哑,破字,悬针。 癸酉金,金之椎凿,喜木及寅卯。伏神,破字,聋哑。 甲戌火,火所宿处,喜春及夏。正印,华盖,平头,悬针,破字,棒杖。 乙亥火,火之热气,喜土及夏。天德,曲脚。 丙子水,江湖,喜木及土。福星,官贵,平头,聋哑,交神,飞刃。 丁丑水,水之不流清澈处,喜金及夏。华盖,进神,平头,飞刃,阙字。 戊寅土,堤阜城郭,喜木及火。伏神,俸杖。聋哑。 己卯土,破堤败城,喜申酉及火。进神,短夭,九丑,阙字,曲脚,悬针。 庚辰金,锡蜡,喜秋及微木。华盖,大败,棒杖,平头。 辛巳金,金之幽者,杂沙石,喜火及秋。天德,福星,官贵,截路,大败,悬针,曲脚。 壬午木,杨柳干节,喜春夏。官贵,九丑,飞刃、平头、聋哑,悬针。 癸未木,杨柳根,喜冬及水,亦宜春。正印,华盖,短夭,伏神,飞刃,破字。 甲申水,甘井,喜春及夏。破禄马,截路,平头,破字,悬针。 乙酉水,阴壑水,喜东方及南。破禄,短夭,九丑,曲脚,破字,聋哑。 丙戌土,堆阜,喜春夏及水。天德,华盖,平头,聋哑。 丁亥土,平原,喜火及木。天乙,福星,官贵,德合,平头。 戊子火,雷也。喜水及春夏,得土而神天。伏神,短夭,九丑,杖刑,飞刃。 己丑火,电也,喜水及春夏,得地而晦。华盖,大败,飞刃,曲脚,阙字。 庚寅木,松柏干节,喜秋冬。破禄马,相刑,杖刑,聋哑。 辛卯未,松柏之根,喜水土及宜春。破禄,交神,九丑,悬针。 壬辰水,龙水,喜雷电及春夏。正印,天德,水禄马库,退神,平头,聋哑。 癸巳水,水之不息,流入海,喜亥子,乃变化。天乙,官贵,德合,伏马,破字,曲脚。 甲午金,百炼精金,喜水木土。进神,德合,平头,破字,悬针。 乙未金,炉炭余金,喜大火及土。华盖,截路,曲脚,破字。 丙申火,白茅野烧,喜秋冬及木。平头,聋哑,大败,破字,悬针。 丁西火,鬼神之灵响,火无形者,喜辰戌丑未。天乙,喜神,平头,破字,聋哑,大败。 戊戌木,蒿艾之枯者,喜火及春夏。华盖,大败,八专,杖刑,截路。 己亥木,蒿艾之茅,喜水及春夏。阙字,曲脚。 庚子土,土中空者,屋宇也,喜木及金。木德合,杖刑。 辛丑土,坟墓,喜木及火与春。华盖,悬针,阙字。 壬寅金,金之华饰者,喜木及微火。截路,平头,聋哑。 癸卯金,环钮钤铎,喜盛火及秋。贵人,破字,悬针。 甲辰火,灯也,喜夜及水,恶昼。华盖,大败,平头,破字,悬针。 乙巳火,灯光也,同上,尤喜申酉及秋。正禄马,大败,曲脚,阙字。 丙午火,月轮,喜夜及秋,水旺也。喜神,羊刃,交神,平头,聋哑,悬针。 丁未水,火光也,同上。华盖,羊刃,退神,八专,平头,破字。 戊申土,秋间田地,喜申酉及火。福星,伏马,杖刑,破字,悬针。 己酉土,秋间禾稼,喜申酉及冬。退神,截路,九丑,阙字,曲脚,破字,聋哑。 庚戌金,刃剑之余,喜微火及木。华盖,杖刑。 辛亥金,钟鼎实物,喜木火及土。正禄马,悬针。 壬子木,伤水多之木,喜火土及夏。羊刃,九丑,平头,聋哑。 癸丑木,伤水少之木,喜金水及秋。华盖,福星,八专,破字,阙字,羊刃。 甲寅水,雨也,喜夏及火。正禄马,福神,八专,平头,破字,悬针,聋哑。 乙卯水,露也,喜水及火。建禄,喜神,八专,九刃,曲脚,悬针。 丙辰土,堤岸,喜金及木。禄库,正印,华盖,截路,平头,聋哑。 丁巳土,土之沮,喜火及西北。禄库,平头,阙字,曲脚。 戊午火,日轮,夏则人畏,冬则人爱,忌戊子、己丑、甲寅、乙卯。伏神,羊刃,九丑,棒杖,悬针。 已未火,日光,忌夜,亦畏四者。福星,华盖,羊刃,阙字,曲脚,破字。 庚申木,榴花,喜夏,不宜秋冬。建禄马,八专,杖刑,破字,悬针。 辛酉木,榴子,喜秋及夏。建禄,交神,九丑,八专,悬针,聋哑。 壬戌水,海也,喜春夏及木。华盖,退神,平头,聋哑,杖刑。 癸亥水,百川,喜金土火。伏马,大败,破字。截路。 以上六十甲子,盛大者忌变为小弱,小弱者欲变盛大也耶。先贫贱而后富贵则荣华,先富贵而后贫贱则卑辱;不可以其先贫贱而不论其富贵,亦不可以其先富贵而不论其贫贱也。且生年属木,假令是庚寅、辛卯,则木之盛大可知;若月日时胎不见他木,则以松柏论,万一上见杨柳木或柘榴木,则舍大就小,不以松柏论也。假令是壬午癸未生人,则木之小弱可知,若月日时胎不见他木,则以杨柳论,万一见松柏木或大林木,则弃小论大,不可以杨柳论也。以至天上火、剑锋金、大海水、大驿土生人,月日时胎别见他位,纳音同而小弱者,又如覆灯火,金泊金、井泉水、沙中土生人,月日时胎别见他位,纳音同而盛大者,或引凡而入圣,或先重而后轻,皆当从其变者而论之,不可拘于一端。 甲子,从革之金。其气散,得戊申土、癸巳水相之则吉,戊申乃金临官之地,土者更旺于子,必能生成;癸巳系金生于巳,水旺于子,纳音各有所归。又为朝元禄,忌丁卯、丁酉、戊午之火。 乙丑,自库之金。火不能克。盖已藏之金自无克害冲破,未有不显荣者,独忌己丑、己未之火。阎东叟云:“乙丑为正印,具大福德,秋冬富贵寿考,春夏吉中有凶;入格则建功享福,带煞类为凶会。”《玉霄宝鉴》云:“甲子乙丑未成器,金见火则成,多见则吉。” 丙寅,赫曦之火。无水制之则有燔灼炎热之患,水不可过,独爱甲寅之水,就位济之。又名朝元禄。《五行要论》云:“丙寅火含灵明冲粹之气,四时生生之德,入贵格则文采发应,主魁甲之贵。” 丁卯,伏明之火。气弱,宜木生之,遇水则凶,乙卯、乙酉水最毒。 戊辰,两土下木。众金不能克,盖土生金,有子母之道。得水生之为佳。《五行要论》云:“戊辰、庚寅、癸丑三辰,挺刚德清健之数,生于春夏,能特立独奋,随变成功;更逢旺气,则有凌霄耸壑之志。惟忌秋生,虽怀志节,屈而不伸。” 己巳,为近火之木。金自此生,于我无伤;忌见生旺之金。阎东叟云:“己巳在巽,为风动之木,根危易拔,和之以金、土,运规东南,方成材用,虽外阳内阴,别无辅助,则其气虚散,更为金鬼所克,乃不材之木也。” 午辛未,始生之土。木不能克,惟忌水多,反伤其气。木多却有归,盖木归未也。阎东叟云:“庚午、辛未、戊申、己酉皆厚德之土,含容镇静,和气融洽,福禄优裕,入格则多历方岳之任,有普惠博爱之功。” 壬申,临官之金,利见水土,若丙申、丙寅、戊午之火则为灾害。《玉宵宝鉴》云:“壬申、癸酉,金旺之位,不可复旺,旺则伤物;不可见火,见火则自伤。” 甲戌,自库之火。不嫌众水,只忌壬戌。所谓墓中受克,其患难逃。《五行要论》云:“甲戌火为印为库,含至阳藏伏之气,贵格逢之,富贵光大。惟忌复生,防吉中有凶。” 乙亥,伏明之火。其气湮郁而不发,借己亥、辛卯、己巳、壬午发,未木生之则精神旺相,癸亥、丙午水有之则不吉。 丙子,流衍之水。不忌众土,惟嫌庚子,乃旺中逢鬼,不祥莫大焉。《五行要论》云:“丙子自旺之水,阳上阴下,精神俱全,禀之者天资旷达,识量渊深;春夏为济物之气,多建利泽之功。” 丁丑,福聚之水。最爱金生,忌辛未、丙辰、丙戌,相刑破也。《五行要论》云:“丁丑、乙酉,在数为涣弱之水,阴盛阳弱,禀之者器识清明,多慧少福,橐以水木旺气,则阴阳均协,为贵达崇显之气。”

2021-05-17

齐豫壮覆

浏览(12)  |   评论(0)

《三命通会》Vol.6 论纳音取象

昔者,黄帝将甲子分轻重而配成六十,号曰花甲子,其花字诚为奥妙,圣人借意而喻之,不可着意执泥。夫自子至亥十二宫,各有金、木、水、火、土之属,始起于子为一阳,终于亥为六阴,其五行所属金、木、水、火、土,在天为五星,于地为五岳,于德为五常,于人为五脏,其于命也为五行。是故甲子之属乃应之于命,命则一世之事。故甲子纳音象,圣人喻之,亦如人一世之事也。何言乎?子丑二位,阴阳始孕,人在胞胎,物藏根,未有涯际;寅卯二位,阴阳渐开,人渐生长,物以拆甲,群葩渐剖,如人将有立身也;辰巳二位,阴阳气盛,物当华秀,如人三十、四十而有立身之地,始有进取之象;午未二位,阴阳彰露,物已成齐,人至五十、六十,富贵贫贱可知,凡百兴衰可见;申酉二位,阴阳肃杀,物已收成,人已龟缩,各得其静矣;戌亥二位,阴阳闭塞,物气归根,人当休息,各有归着。详此十有二位先后,六十甲子可以次第而晓。 甲子乙丑何以取象为海中之金?盖气在包藏,有名无形,犹人之在母腹也; 壬寅癸卯绝地存金,气尚柔弱,薄若缯缟,故曰金泊金; 庚辰辛巳以金居火土之地,气已发生,金尚在矿,寄形生养之乡,受西方之正色,乃曰白蜡金; 甲午乙未则气已成,物质自坚实,混于沙而别于沙,居于火而炼于火,乃曰沙中金也; 壬申癸酉气盛物极,当施收敛之功,颖脱锋锐之刃。盖申酉金之正位,干值壬癸,金水淬砺,故取象剑锋而金之功用极矣; 庚戌辛亥则金气藏伏,形体已残,锻炼首饰,已成其状,藏之闺阁,无所施为,而金之功用毕,故曰庚戌辛亥钗钏金。 壬子癸丑何以取象桑柘木?盖气居盘屈,形状未伸,居于水地,蚕衰之月,桑柘受气,取其时之生也; 庚寅辛卯则气已乘阳,得栽培之势力其为状也,奈居金下,凡金与霜素坚,木居下得其旺,岁寒后凋,取其性之坚也,故曰松柏木; 戊辰己巳则气不成量,物已及时,枝叶茂盛,郁然成林,取其木之盛也,故曰大林木; 壬午癸未,木至午而死,至未而墓,故杨柳盛夏叶凋,枝干微弱,取其性之柔也,故曰杨柳木; 庚申辛酉,五行属金而纳音属木,以相克取之。盖木性辛者,唯石榴木;申酉气归静肃,物渐成实,木居金地,其味成辛,故曰石榴木;观他木至午而死,惟此木至午而旺,取其性之偏也。 戊戌己亥,气归藏伏,阴阳闭塞,木气归根,伏乎土中,故曰平地木也。 丙子丁丑何以取象涧下水?盖气未通济,高段非水流之所,卑湿乃水就之乡,由地中行,故曰涧下水; 甲寅乙卯,气出阳明,水势恃源,东流滔注,其势浸大,故曰大溪水; 壬辰癸巳,势极东南,气傍离宫,火明势盛,水得归库,盈科后进,乃曰长流水也; 丙午丁未,气当升降,在高明火位,有水沛然作霖,以济火中之水,惟天上乃有,故曰天河水; 甲申乙酉,气息安静,子母同位,出而不穷,汲而不竭,乃曰井泉水; 壬戌癸亥,天门之地,气归闭塞,水历遍而不趋,势归乎宁谧之位,来之不穷,纳之不溢,乃曰大海水也。 戊子己丑何以取象霹雳火?盖气在一阳,形居水位,水中之火,非神龙则无,故曰霹雳火; 丙寅丁卯,气渐发辉,因薪而显,阴阳为治,天地为炉,乃曰炉中火也; 甲辰乙巳,气形盛地,势定高冈,传明继晦,子母相承,乃曰覆灯火也; 戊午己未,气过阳宫,重离相会,炳灵交光,发辉炎上,乃曰天上火也; 丙申丁酉,气息形藏,势力韬光,龟缩兑位,力微体弱,明不及远,乃曰山下火也; 甲戌乙亥谓之山头火者,山乃藏形,头乃投光,内明外暗,隐而不显,飞光投乾,归于休息之中,故曰山头火也。 庚子辛丑何以取象壁上土?气居闭塞,物尚包藏,掩形遮体,内外不交,故曰壁上土; 戊寅己卯,气能成物,功以育物,发乎根,壮乎萼蕊,乃曰城头土也; 丙辰丁巳,气以承阳,发生已过,成齐未来,乃曰沙中土也; 庚午辛未,气当承形,物以路彰,有形可质,有物可彰,乃曰路傍土也; 戊申己酉,气以归息,物当收敛,龟缩退闲,美而无事,乃曰大驿土也; 丙戌丁亥,气成物府,事以美圆,阴阳历遍,势得其间,乃曰屋上土也。 余见路旁之土播殖百谷,午未之地,其盛夏长养之时乎? 大驿之土通达四方,申酉之地,其得朋利亨之理乎? 城头之土取堤防之功,五公恃之,立国而卫民也; 壁上之土明粉饰之用,臣庶资之,爰居而爰处也; 沙中之土,土之最润者也,土润则生,故成齐未来而有用; 屋上之土,土之成功者也,成功者静,故止于一定而不迁。 盖居五行之中,行负载之令,主养育之权,三才五行皆不可失;处高下而得位,居四季而有功;金得之锋锐雄刚,火得之光明照耀,木得之英华越秀,水得之滥波不泛,土得之稼穑愈丰。聚之不散,必能为山,山者,高也;散之不聚,必能为地,地者,原也。用之无穷,生之罔极,土之功用大矣哉! 五行取象,皆以对待而分阴阳,即始终而明变化。如甲子乙丑对甲午乙未,海中沙中,水土之辨,阴阳之分也;壬寅癸卯对壬申癸酉,金泊剑锋,金木之辨,刚柔之别也;庚辰辛已对庚戌辛亥,白蜡钗钏,乾巽异方,形色各尽也;壬子癸酉对壬午癸未,桑柘杨柳,一曲一柔,形质多别也;庚寅辛卯对庚申辛酉,松柏石榴,一坚一辛,性味迥异也;戊辰己巳对戊戌己亥,大林平地,一盛一衰,巽乾殊方也;戊子己丑对戊午己未,霹雳天上,雷霆挥鞭,日月同照也;丙寅丁卯对丙申丁酉,炉中山下,火盛木焚,金旺火灭也;甲辰乙巳对甲戌乙亥,覆灯山头,含光畏风,投光止艮也;庚子辛丑对庚午辛未,壁上路旁,形分聚散,类别死生也;戊寅己卯对戊申己酉,城头大驿,东南西北,坤艮正位也;丙辰丁巳对丙戌丁亥,沙中屋上,干湿互用,变化始终也。 圆看方看,不外旺相死休;因近取远,莫逃金木水火土。以干支而分配五行,论阴阳而大明终始。天成人力相兼,生旺死绝并类。呜呼!六十甲子圣人不过借其象以明其理,而五行性情、材质、形色、功用无不曲尽而造化无余蕴矣。

2021-05-15

齐豫壮覆

浏览(36)  |   评论(0)

《三命通会》Vol.5 总论纳音

尝观《笔谈》论六十甲子纳音,本六十律,旋相为宫,法也。纳音与《易》纳甲同法:乾纳甲、坤纳癸,始于乾而终于坤。纳音始于金,金,乾也,终于土,土,坤也。五行之中,惟有金铸而为器,则音响彰,纳音所以先金。 纳音之法,同类娶妻,隔八生子,律吕相生之法也。甲子,金之仲,同位娶乙丑,隔八下生壬申;金之孟壬申,同位娶癸酉,隔八上生庚辰;金之季庚辰,同位娶辛巳,隔八下生戊子。火之仲戊子,娶己丑,生丙申;火之孟丙申,娶丁酉,生甲辰;火之季甲辰,娶乙巳,生壬子。木之仲如是左行,至于丁巳,中吕之宫。五音一终,复自甲午金之仲,娶乙未,隔八生壬寅,一如甲子之法,终于癸亥。自子至于巳为阳,故自黄钟至于仲吕皆下生;自午至于亥为阴,故自林钟至于应钟皆上生。夫上下生者,正谓天气下降,地气上升。 数之所合,变之所由出也。乾为天,坤为地,乾坤合而为泰;德为父,红为母,德红合而为东;干为君,支为臣,干支合而纳音生。是故甲乙为君,子丑为臣,子丑甲乙合而为金。盖五行之在天下,各有气性,有材位,或相济或相克,若成器未成器,旺中受绝,绝中受气,惟相配而取之为不同耳。此金之数之所以难同而又有海中沙中之异。

2021-05-13

齐豫壮覆

浏览(31)  |   评论(0)

《三命通会》Vol.4 论支干源流

夫干犹木之干,强而为阳;支犹木之枝,弱而为阴。昔盘古氏明天地之道,达阴阳之变为三才。首君以天地既分之后,先有天而后有地,由是气化而人生焉,故天皇氏一姓十三人,继盘古氏以治,是曰天灵淡泊,无为而俗自化,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其十干曰:于逢、旃蒙、柔兆、疆圉、着雍、屠维、上章、重光、玄、昭阳;十二支曰:困敦、赤奋若、摄提格、单于、执徐、大荒落、敦洋、协洽、滩、作噩、阉茂、大渊献。蔡邕独断曰:“干,干也。其名有十,亦曰十母,即今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是也;支,枝也。其名十有二,亦曰十二子,即今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是也。 ”谓之天皇氏者,取其天开于子之义也;谓之地皇氏者,取其地辟于丑之义也;谓之人皇氏者,取其人生于寅之义也。故干支之名在天皇时始制,而地皇氏则定三辰,道分昼夜,以三十日为一月,而干支始各有所配。人皇氏者,主不虚王,臣不虚贵,政教君臣所自起,饮食男女所自始,始得天地之气而有子母之分,于是干支始有所属焉。至于伏羲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中观万物与人,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以作甲历而文字生焉。逮及黄帝授河图,见日月星辰之象,于是始有星官之书。命大尧探五行之情,占斗纲所建,于是始作甲子配五行纳音之属。

2021-05-11

齐豫壮覆

浏览(18)  |   评论(0)

《三命通会》Vol.3 论五行生克

五行相生相克,其理昭然。十干十二支、五运六气、岁月日时皆自此立,更相为用,在天则为气:寒、暑、燥、湿、风;在地则成形:金、木、水、火、土。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此造化生成之大纪也。原其妙用,可谓无穷矣。 木主于东;应春。木之为言触也,阳气触动,冒地而生也。水流趋东以生木也;木上发而覆下,乃自然之质也。 火主于南,应夏。火之为言化也,毁也,阳在上,阴在下;毁然盛而变化万物也。钻木取火,木所生也。然火无正体,体本木焉。出以应物,尽而复入,乃自然之气也。 金主于西,应秋。金之为言禁也,阴气始禁止万物而收敛,披沙拣金,土所生也。生于土而别于土,乃自然之形也。 水主于北,应冬。水之为言润也。阴气濡润,任养万物也。水西而东,金所生也。水流曲折,顺下而达,乃自然之性也。 土主于中央,兼位西南,应于长夏。土之为言吐也,含吐万物,将生者出,将死者归,为万物家。故长于夏末,火所生也。土或胜水,水乃反土,自然之义也。 五行相克,子皆能为母,复雠也。木克土,土之子金反克木;金克木,木之子火反克金;火克金,金之子水反克火;水克火,火之子土反克水;土克水,水之子木反克土。互能相生,乃其始也;互能相克,乃其终也。皆出乎天之性也。《素问》所谓水生木,木复生火,是木受窃气,故水怒而克火。即子逢窃气,母乃力争,与母被鬼伤,子来力救,其义一也。强可攻弱,土得木而达;实可胜虚,水得土而绝;阴可消阳,火得水而灭;烈可敌刚,金得火而缺;坚可制柔,木得金而伐。故五者流行而更转,顺则相生,逆则相克,如是则各各为用,以成其道而已。

2021-05-09

齐豫壮覆

浏览(25)  |   评论(0)

《三命通会》Vol.2 论五行生成

天高寥廓,六气回旋以成四时;地厚幽深,五行化生以成万物。可谓无穷而莫测者也。圣人立法以推步者,盖不能逃其数。观其立数之因,亦皆出乎自然。故载于经典,同而不异,推以达其机,穷以通其变,皆不离于数内。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者,咸有所自也。水,北方子之位也,子者,阳之初一,阳数也,故水曰一;火,南方午之位也,午者,阴之初二,阴数也,故火曰二;木居东方,东,阳也,三者,奇之数,亦阳也,故木曰三;金居西方,西,阴也,四者,偶之数,亦阴也,故金曰四;土应西南长夏,五者,奇之数,亦阳也,故土曰五。由是论之,则数以阴阳而配者也。 若考其深义,则水生于一。天地未分,万物未成之初,莫不先见于水,故《灵枢经》曰:“太一者,水之尊号。先天地之母,后万物之源。”以今验之,草木子实未就,人虫、胎卵、胎胚皆水也,岂不以为一?及其水之聚而形质化,莫不备阴阳之气在中而后成。故物之小而味苦者,火之兆也;物熟则甘,土之味也。甘极而后淡,淡,本也。然人禀父母阴阳生成之化,故先生二肾,左肾属水,右肾属火。火曰命门,则火之因水而后见。故火曰次二。盖草木子实,大小虽异,其中皆有两以相合者,与人肾同,亦阴阳之兆。是以万物非阴阳合体则不能化生也。既阴阳合体,然后而春生而秋成,故次三曰木,次四曰金。盖水有所属,火有所藏,木有所发,金有所别,莫不皆因土而后成也。故金木水火皆待土而后成。兼其土数,五以成之,则水六,火七,木八,金九;土常以五之生数不可至十者,土不待十以成,是生成之数皆五以合之。明大衍之数,由是以立,则万物岂能逃其数哉?

2021-05-07

齐豫壮覆

浏览(44)  |   评论(0)

《三命通会》Vol.1 原造化之始

老子曰: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列。列御寇曰:有形生於无形,天地之初,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气未见。太初者,气之始。太始者,形之始。太素者,质之始。气与形质,合而未离。 曰浑沦歴纪云,未有天地之时,混沌如鷄子,溟滓始芽鸿蒙滋萌律,云:太极元气函三为一。易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易疏云:太极谓天地未分之前,元气混而为一。蒙泉子曰:太初者理之始也,太虚者气之始也,太素者象之始也,太乙者数之始也,太极者兼理气象数之始也。由数论言之,可见浑沦未判之先,只一气混合,杳冥昏昧而理未尝不在其中,与道为一是谓太极。 庄子以道在太极之先,所谓太极乃是指天地人三者,气形己具而未判者之名。而道又别是一悬空底物,在太极之先,不知道即太极,太极即道以其理之。通行者言则曰:道以其理之。极至者言则曰:太极又何尝有二邪?向非周子啓其秘,朱子阐而明之,孰知太极之为理而与气自不相离也哉。所谓太极者,乃阴阳动静之本体,不离於形气而实无声臭,不穷於变化而实有凖,则故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仪者物也,凡物未始无对而亦未尝独立,天以气覆而依乎地,地以形载而附乎天。有理斯有气阴阳之谓也,有气斯有形天地之谓也,有气斯有形天地之谓也,天地不生於天地,而生於阴阳,阴阳不生於阴阳而生於动静,动静不生於动静而生於太极。盖太极者本然之玅也,动静者所乘之机也,阴阳者所生之本也。太极形而上,道也阴阳形而下器也。动静无端、阴阳无始,此造化所由立焉。 栢斋何子曰:天阳之动者也,果何时动极而静乎?地阴之静者也,果何时静极而动乎?天不能生地,水不能生火,无智愚皆知之。乃谓阴阳相生不亦误乎!盖天地水火虽浑然不可离,实灿然不可乱,故阴之与阳谓之相依则可,谓之相生则不可。谓之互藏其宅则可,谓之互藏相生则不可。此言的有见也! 夫天地未立,道本天地,天地旣立,则太极之理散在万事。由是而五行生焉,五行一、阴阳五,殊二实无余分也。阴阳一太极,精粗本末无彼此也,五行质具於地而气行於天,以质而语其生之序,则水、火、木、金、土。而水木阳也,火金阴也。又统而言之,则气阳而质阴也,又错而言之,则动阳而静阴也,盖五行之变至不可穷,然无适而非,太极之本然也。 栢齐何子曰:五行一阴阳,阴阳一太极。周子固谓太极不外乎阴阳,阴阳不外乎五行矣!自今论之水水也,火火也,金木水火土之交变也。土地也,天安在乎?有地而无天谓造化全可乎?若以谓天即太极,故朱子以上天之载释太极,天道流行释阴阳观。易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之中有乾有坤,则天地皆太极之分体明矣。以天为太极之全体,而地为天之分体,岂不误甚也哉!其説似有理也。 夫五行之生,各一其性,四时之行,亦有其序。春以生之,夏以长之,秋以肃之,冬以藏之,春而夏,夏而秋,秋而冬,冬而复春,而相循无穷。 盖五行异质四时异气而皆不外乎阴阳,阴阳异位、动静异时而皆不离乎太极。至於所以为太极者,又无声臭之可言,是性之本体然也。故五行各一其性,所谓各具一太极也。四时自有其序,所谓运用一太极也。五行四时周而复始,所谓统体一太极也。而性之无所不在,又可见矣,夫天下无性外之物,而性无不在此无极、二五。所以混融而无闲,所谓玅合者也。无极是理,二五是气,真以理言,太极无妄之谓也。 精以气言阴阳五行不二之谓也,凝者聚也,气聚而成形也,盖性为之主,而阴阳五行为之经纬错综,又各以类凝聚而成形焉。阳而健者成男,则父之道也。阴而顺者成女,则母之道也。是人物之始,以气化而生者也,气聚成形,则形交气感,遂以形化而万物,生生变化无穷矣。 鲍鲁斋曰:天地以气交而生人物,观其所交,则气之所至,可以知其类之所从出矣。天气交乎地,於人为男,於物为牡,地气交乎天,於人为女,於物为牝,男女牝牡,又自交而生生化化不穷。人物旣生气,随天地之气升降交感,人得天地之中气,四方之气无不感物,得天地之偏气,而亦各随所感,故观天地之气交,可以知人物之初生矣。观天地之气感,可以知人物之相生矣。 朱子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凝体於造化之初,二气交感化生万物,流行於造化之後,此理之常也。若姜嫄、简狄之生稷契,则又不可以先後言矣,此理之变也。张九韶曰:论人物始生,於天地肇判之初,则由气化而後有形化,张子所谓天地之气生之是也,论人物始生,於结胎受形之初,则由精气之聚,而後有是物。朱子所谓阴精阳气聚而成物是也。由是言之,则人也物也,气也形也,孰有出於阴阳之外哉。 夫命禀於阴阳有生之初,非人所能移,莫之为而为非我所能,必於是有生而富、生而贵者,有生而寿、生而夭者。有生而贫、生而贱者。有生而富贵双全巍巍人上者。有生而贫贱兼有落落人下者。有生而宜寿而反夭阏,有生而宜夭而反长年之数者。谓由於所积而然与,亦由於所性而然与,谓由於所积则贫,可以致富贱,可以致贵夭,可以致寿。 古之所谓人能胜天者也,谓由於所性以得乎富贵者终於富贵,贫贱者终於贫贱,寿夭者终於寿夭,古之所谓命不可移也。夫谓之积则不可专以为命,夫谓之性则不可专,以为人将以付之於所积,与未知命之所禀。富贵寿夭贫贱何如也,将以付之於所性,与未有富贵寿夭贫贱可坐待者,而人为似不可缺也。或曰命禀有生之初,诚哉是言也。 何人生天地之中,有五行八字相同,而富贵贫贱寿夭之不一,其故何也?答曰:阴阳二气交感之时,受真精玅合之气,凝结为胎,成男成女得天地父母一时气候,是以禀其清者为智为贤,禀其浊者为愚为不肖。智者贤者由是或富或贵,或寿必有所得,所谓徳足以获福也。愚者不肖者,不能自奋日益昏蔽,则贫贱与夭有不能免,所谓下愚不移是也。 其富贵两全者,原禀清轻之气,生逢得令之时,兼以财官亨通,禄马旺相,其运与限甚吉甚祥,纵有少晦,不系驳杂。其贫贱兼有者,原禀重浊之气,生逢失令之时,刑冲驳杂无些顺美,虽无祸患侵扰,未免蹇滞不前。又有富而贫、贫而富、贵而贱、贱而贵、寿而夭、夭而寿者,又有为贤为智而反贫贱,为愚不肖而反富贵者。天地间之人万有不齐,此亦四时五行偏正、得失、向背、浅深之气之所致也。 故当时元气虽禀轻清,然而生於衰败之时,行休囚之运,富者损失财源,贵者剥官退位,寿者夭阏不禄。其元气虽禀重浊,其人生中和之令,行旺相之运,贫不终贫而为富,贱不终贱而为贵,夭不终夭而为寿。 虽然修为在人,人定胜天,命禀中和性加积善,岂但一身享福已哉!而子子孙孙荣昌利达理宜然也。命值偏枯,性加积恶,非惟自身值祸已也,而子子孙孙落落人下得非报。与由前言之,虽系於命,亦在於人之积与不积耳。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殆此之谓与。耕野子曰:天一气尔,气化生水,水中滓浊积而成土,水落土出,遂成山川。土之刚者成石而金生焉,土之柔者生木而火生焉,五行具万物生而变化无穷矣。 浚川子曰:天地之初惟有阴阳二气而己,阳则化火,阴则化水,水之渣滓便结成地,渣滓成地即土也。何至天五方言:生土水火土天地之大,化金木者,三物之所自出。金石之质必积久而後结生之必同,於人物谓,金之气生人得乎,且天地之间无非元气之所为其性,其种巳各具太始之先,金有金之种,木有木之种,人有人之种,物有物之种,各各完具不相假借不相凌犯,而谓五行递互相生可乎。 今五行家以金生水,厥类悬絶不侔厥理颠倒失次,不知木以火为气,以水为滋,以土为宅,此天然至道。而曰水生木无,土将附木於何所,水多火灭土絶木且死矣,夫安能生?周子惑於五行家之説而谓:五气顺布四时行焉,不知日有进退,乃成寒暑,寒暑分平乃成四时,於五气之布何与焉?其曰:春木夏火秋金冬水皆假合之,论土无所归配於四季,不知土之气在天地内,何日不然,何处不有,何止流行於季月之晦?季月之晦,尚有而孟月之朔即灭其灭也,归於何所其来也。孰为命之天一生水,乃纬书之辞,而儒者援以入经,水火者阴阳始生之,玅物也故一,化而为火日是也,再化而为水雨露是也。 今曰:天一生水,地二生火,戾於造化本然之玅可乎其折,朱子以四时流行之气,论五行天地奇偶之数,论五行太极图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论五行,其折五行配四时,如五行家四时各主其一,春止为木,则水火土金之气孰絶灭之,秋止为金,则水火土木之气孰留停之,土惟旺於四季,则余月之气孰把持而不使之运,又安有今日为木,明日为火,又明日为土为金为水乎,按王氏之説有理而非达观之见。 珞琭子曰:以为有也是从无而立有以为无也,天垂象以示文,夫天垂日月、五星、三垣、二十八宿之象,观天王会通其立名分野,是亦人为之耳而义象符合。至灾祥占卜或属类某事,或指见某方应於某年月日,如探左契虽天道玄远亦不外人事与五行。 阴阳家以十干十二支分为五行,因日与天会而为,岁月与日会而为,月日有三十时有十二,以人生年月日时所得干支,立为四柱以推一生吉凶,亦理之自然者也。王氏以春属木而土何在,不知五行旺相死休囚各主,其当时不当时用事不用事而言,非为春木旺而土则无。十干十二支错综,为六十甲子周而复始不假安排,即造化之所在也。非为今日属木,明日属火,便非天道之自然。不思人立而天从之,人感而天应之,即天象立名分野之义,天人合一之道也。观一日有早午晏晚,自有温凉寒热气候,是金木水火土备於一日五行之不相离,如此谓今日木明日火又何,莫而非天道之自然也耶。 且朝廷造历颁之天下,其载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中间,一年之神煞方位每月之天行徳旺。而一日之中,又有黑黄吉凶事之宜与不宜,人遵之则福,违之则祸,是果无理强造而率天下以必从哉,又相人术观气色之青黄赤白黑而决祸福,应於某年月日时,青则甲乙,黄则戊巳,赤则丙丁,白则庚辛,黑则壬癸,一毫不爽察病亦然观素问可见。 是干支虽所以纪日,而造化不外是也,又人之精神梦寐预兆吉凶占之者,或以意断或以物象或以字解或以音叶,皆人为之也而吉凶不能外焉。是有是人而後有是梦,因是梦而求是人造化,且不外而况干支五行,自有天地便有此理,因有此理便生是人人与天一也。 外人以言天外天以言人皆诬矣,若伏羲画卦仰观俯察远稽近,取是得天地人物之理,而八卦所由作也。今之谈阴阳者,虽穷极天地之变探索,人物之微彰,往察来因着知微,与天地合其徳,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亦岂能外干支五行而别有造化,以尽天地人物之大哉。今王氏知尊易,而不信阴阳家説,是知有理而不知有数也,理数合一,天人一理,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焉耳。

2021-05-05

齐豫壮覆

浏览(29)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8 论四吉神能破格

财官印食,四吉神也,然用之不当,亦能破格。 如食神带煞,透财为害,财能破格也;春木火旺,见官则忌,官能破格也;煞逢食制,透印无功,印能破格也;财旺生官,露食则杂,食能破格也。 是故官用食破,印用财破。譬之用药,参苓芪术,本属良材,用之失宜,亦能害人。官忌食伤,财畏比劫,印惧财破,食畏印夺,参合错综,各极其妙。弱者以生扶为喜,强者因生扶而反害;衰者以裁抑为忌,太旺者反以裁抑而得益。吉凶喜忌,全在是否合于需要,不因名称而有分别也。

2021-05-03

周公易梦

浏览(27)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7 论墓库刑冲之说

辰戌丑未,最喜刑冲,财官入库不冲不发——此说虽俗书盛称之,然子平先生造命,无是说也。夫杂气透干会支,岂不甚美? 又何劳刑冲乎?假如甲生辰月,戊土透岂非偏财?申子会岂非印绶?若戊土不透,即辰戌相冲,财格犹不甚清也。至于透壬为印,辰戌相冲,将以累印,谓之冲开印库可乎? 况四库之中,虽五行俱有,而终以土为主。土冲则灵,金木水火,岂取胜以四库之冲而动乎?故财官属土,冲则库启,如甲用戊财而辰戌冲,壬用己官而丑未冲之类是也。然终以戊己干头为清用,干既透,即不冲而亦得也。至于财官为水,冲则反累,如己生辰月,壬透为财,戌冲则劫动,何益之有?丁生辰月,透壬为官,戌冲则伤官,岂能无害?其可谓之逢冲而壬水之财库官库开乎? 今人不知此理,甚有以出库为投库。如丁生辰月,壬官透干,不以为库内之壬,干头透出,而反为干头之壬,逢辰入库,求戌以冲土,不顾其官之伤。更有可笑者,月令本非四墓,别有用神,年月日时中一带四墓,便求刑冲;日临四库不以为身坐库根,而以为身主入库,求冲以解。种种谬论,令人掩耳。 然亦有逢冲而发者,何也?如官最忌冲,而癸生辰月,透戊为官,与戌相冲,不见破格,四库喜冲,不为不足。却不知子午卯酉之类,二者相仇,乃冲克之冲,而四墓土自为冲,乃冲动之冲,非冲克之冲也。然既以土为官,何害于事乎? 是故四墓不忌刑冲,刑冲未必成格。其理甚明,人自不察耳。

2021-05-01

周公易梦

浏览(63)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6 论杂气如何取用

四墓者,冲气也,何以谓之杂气?以其所藏者多,用神不一,故谓之杂气也。如辰本藏戊,而又为水库,为乙余气,三者俱有,于何取用?然而甚易也,透干会取其清者用之,杂而不杂也。 何谓透干?如甲生辰月,透戊则用偏财,透癸则用正印,透乙则用月劫是也。何谓会支?如甲生辰月,逢申与子会局,则用水印是也。一透则一用,兼透则兼用,透而又会,则透与会并用。其合而有情者吉,其合而无情者则不吉。 何谓有情?顺而相成者是也。如甲生辰月,透癸为印,而又会子会申以成局,印绶之格,清而不杂,是透干与会支,合而有情也。又如丙生辰月,透癸为官,而又逢乙以为印,官与印相生,而印又能去辰中暗土以清官,是两干并透,合而情也。又如甲生丑月,辛透为官,或巳酉会成金局,而又透己财以生官,是两干并透,与会支合而有情也。 何谓无情?逆而相背者是也。如壬生未月,透己为官,而地支会亥卯以成伤官之局,是透官与会支,合而无情者也。又如甲生辰月,透戊为财,又或透壬癸以为印,透癸则戊癸作合,财印两失,透壬则财印两伤,又以贪财坏印,是两干并透,合而无情也。又如甲生戌月,透辛为官,而又透丁以伤官,月支又会寅会午以成伤官之局,是两干并透,与会支合而无情也。 又有有情而卒成无情者,何也?如甲生辰月,逢壬为印,而又逢丙,印绶本喜泄身为秀,似成格矣,而火能生土,似又助辰中之戊,印格不清,是必壬干透而支又会申会子,则透丙亦无所碍。又有甲生辰月,透壬为印,虽不露丙而支逢戌位,戌与辰冲,二者为月冲而土动,干头之壬难通月令,印格不成,是皆有情而卒无情,富而不贵者也。 又有无情而终有情者,何也?如癸生辰月,透戊为官,又有会申会子以成水局,透干与会支相克矣。然所克者乃是劫财,譬如月劫用官,何伤之有?又如丙生辰月,透戊为食,而又透壬为煞,是两干并透,而相克也。然所克者乃是偏官,譬如食神带煞,煞逢食制,二者皆是美格,其局愈贵。是皆无情而终为有情也。 如此之类,不可胜数,即此为例,旁悟而已。

2021-04-29

周公易梦

浏览(45)  |   评论(1)

《周易》目录

《周易》即《易经》,《三易》之一(另有观点:认为易经即三易,而非周易),是传统经典之一,相传系周文王姬昌所作,内容包括《经》和《传》两个部分 。 《经》主要是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卦和爻各有说明(卦辞、爻辞),作为占卜之用。 《周易》没有提出阴阳与太极等概念,讲阴阳与太极的是被道家与阴阳家所影响的《易传》。 《传》包含解释卦辞和爻辞的七种文辞共十篇,统称《十翼》,相传为孔子所撰。 春秋时期,官学开始逐渐演变为民间私学。易学前后相因,递变发展,百家之学兴,易学乃随之发生分化。 自孔子赞易以后,《周易》被儒门奉为儒门圣典,六经之首。 儒门之外,有两支易学与儒门易并列发展: 一为旧势力仍存在的筮术易; 另一为老子的道家易,易学开始分为三支。 《四库全书总目》将易学历史的源流变迁,分为“两派六宗”。 两派,就是象数学派和义理学派; 六宗,一为占卜宗,二为禨祥宗,三为造化宗,四为老庄宗,五为儒理宗,六为史事宗。 《周易》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中自然哲学与人文实践的理论根源,是古代汉民族思想、智慧的结晶,被誉为“大道之源”。 内容极其丰富,对中国几千年来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都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 《易经》为群经之首,设教之书 《周易》Vol.1 乾为天 《周易》Vol.2 地位坤 《周易》Vol.3 水雷屯 《周易》Vol.4 山水蒙 《周易》Vol.5 水天需 《周易》Vol.6 天水讼 《周易》Vol.7 地水师 《周易》Vol.8 水地比 《周易》Vol.9 风天小蓄 《周易》Vol.10 天泽履 《周易》Vol.11 地天泰 《周易》Vol.12 天地否 《周易》Vol.13 天火同人 《周易》Vol.14 火天大有 《周易》Vol.15 地山谦 《周易》Vol.16 雷地豫 《周易》Vol.17 泽雷随 《周易》Vol.18 山风蛊 《周易》Vol.19 地泽临 《周易》Vol.20 风地观 《周易》Vol.21 火雷噬嗑 《周易》Vol.22 山火贲 《周易》Vol.23 山地剥 《周易》Vol.24 地雷复 《周易》Vol.25 天雷无妄 《周易》Vol.26 山天大蓄 《周易》Vol.27 山雷颐 《周易》Vol.28 泽风大过 《周易》Vol.29 坎为水 《周易》Vol.30 离为火 《周易》Vol.31 泽山咸 《周易》Vol.32 雷风恒 《周易》Vol.33 天山遁 《周易》Vol.34 雷天大壮 《周易》Vol.35 火地晋 《周易》Vol.36 地火明夷 《周易》Vol.37 风火家人 《周易》Vol.38 火泽睽 《周易》Vol.39 水山蹇 《周易》Vol.40 雷水解 《周易》Vol.41 山泽损 《周易》Vol.42 风雷益 《周易》Vol.43 择天夬 《周易》Vol.44 天风姤 《周易》Vol.45 泽地萃 《周易》Vol.46 地风升 《周易》Vol.47 泽水困 《周易》Vol.48 水风井 《周易》Vol.49 泽火革 《周易》Vol.50 火风鼎 《周易》Vol.51 震为雷 《周易》Vol.52 艮为山 《周易》Vol.53 风山渐 《周易》Vol.54 雷泽归妹 《周易》Vol.55 雷火丰 《周易》Vol.56 火山旅 《周易》Vol.57 巽为风 《周易》Vol.58 兑为泽 《周易》Vol.59 风水涣 《周易》Vol.60 水泽节 《周易》Vol.61 风泽中孚 《周易》Vol.62 雷山小过 《周易》Vol.63 水火既济 《周易》Vol.64 火水未济

2020-04-01

松树林

浏览(1004)  |   评论(1)

《子平真诠》Vol.15 论相神紧要

月令既得用神,则别位亦必有相,若君之有相,辅者是也。如官逢财生,则官为用,财为相;财旺生官,则财为用,官为相;煞逢食制,则煞为用,食为相。然此乃一定之法,非通变之妙。要而言之,凡全局之格,赖此一字而成者,均谓之相也。 伤用神甚于伤身,伤相甚于伤用。如甲用酉官,透丁逢壬,则合伤存官以成格者,全赖壬之相;戊用子财,透甲并己,则合煞存财以成格者,全赖己之相;乙用酉煞,年丁月癸,时上逢戊,则合去癸印以使丁得制煞者,全赖戊之相。 癸生亥月,透丙为财,财逢月劫,而卯未来会,则化水为木而转劫以生财者,全赖于卯未之相。庚生申月,透癸泄气,不通月令而金气不甚灵,子辰会局,则化金为水而成金水相涵者,全赖于子辰之相。如此之类,皆相神之紧要也。 相神无破,贵格已成;相神相伤,立败其格。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印,制伤以护官矣,而又逢戊,癸合戊而不制丁,癸水之相伤矣;丁用酉财,透癸逢己,食制煞以生财矣,而又透甲,己合甲而不制癸,己土之相伤矣。是皆有情而化无情,有用而成无用之格也。 凡八字排定,必有一种议论,一种作用,一种弃取,随地换形,难以虚拟,学命者其可忽诸?

2021-04-27

周公易梦

浏览(51)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4 论用神配气候得失

论命惟以月令用神为主,然亦须配气候而互参之。譬如英雄豪杰,生得其时,自然事半功倍;遭时不顺,虽有奇才,成功不易。  是以印绶遇官,此谓官印双全,无人不贵。而冬木逢水,虽透官星,亦难必贵,盖金寒而水益冻,冻水不能生木,其理然也。身印两旺,透食则贵,凡印格皆然。而用之冬木,尤为秀气,以冬木逢火,不惟可以泄身,而即可以调候也。 伤官见官,为祸百端,而金水见之,反为秀气。非官之不畏夫伤,而调候为急,权而用之也。伤官带煞,随时可用,而用之冬金,其秀百倍。  伤官佩印,随时可用,而用之夏木,其秀百倍,火济水,水济火也。 伤官用财,本为贵格,而用之冬水,即使小富,亦多不贵,冻水不能生木也。  伤官用财,即为秀气,而用之夏木,贵而不甚秀,燥土不甚灵秀也。 春木逢火,则为木为通明,而夏木不作此论;秋金遇水,则为金水相涵,而冬金不作此论。气有衰旺,取用不同也。春木逢火,木火通明,不利见官;而秋金遇水,金水相涵,见官无碍。假如庚生申月,而支中或子或辰,会成水局,天干透丁,以为官星,只要壬癸不透露干头,便为贵格,与食神伤官喜见官之说同论,亦调候之道也。 食神虽逢正印,亦谓夺食,而夏木火盛,轻用之亦秀而贵,与木火伤官喜见水同论,亦调候之谓也。 此类甚多,不能悉述,在学者引伸触类,神而明之而已。

2021-04-25

周公易梦

浏览(27)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3 论用神因成得败因败得成

八字之中,变化不一,遂分成败;而成败之中,又变化不测,遂有因成得败,因败得成之奇。 是故化伤为财,格之成也,然辛生亥月,透丁为用,卯未会财,乃以党煞,因成得败矣。印用七煞,格之成也,然癸生申月,秋金重重,略带财以损太过,逢煞则煞印忌财,因成得败也。如此之类,不可胜数,皆因成得败之例也。 官印逢伤,格之败也,然辛生戊戌月,年丙时壬,壬不能越戊克丙,而反能泄身为秀,是因败得成矣。煞刃逢食,格之败也,然庚生酉月,年丙月丁,时上逢壬,则食神合官留煞,而官煞不杂,煞刃局清,是因败得成矣。如此之类,亦不可胜数,皆因败得成之例也。 其间奇奇怪怪,变幼无穷,惟以理权衡之,随在观理,因时运化,由他奇奇怪怪,自有一种至当不易不论。观命 者毋眩而无主、执而不化也。

2021-04-23

周公易梦

浏览(45)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2 论用神格局高低

八字既有用神,必有格局,有格局必有高低,财官印食煞伤劫刃,何格无贵?何格无贱?由极贵而至极贱,万有不齐,其变千状,岂可言传?然其理之大纲,亦在有情、有力无力之间而已。  如正官佩印,不如透财,而四柱带伤,反推佩印。故甲透酉官,透丁合壬,是谓合伤存官,遂成贵格,以其有情也。财忌比劫,而与煞作合,劫反为用。故甲生辰月,透戊成格,遇乙为劫,逢庚为煞,二者相合,皆得其用,遂成贵格,亦以其有情也。 身强煞露而食神又旺,如乙生酉月,辛金透,丁火刚,秋木盛,三者皆备,极等之贵,以其有力也。官强财透,身逢禄刃,如丙生子月,癸水透,庚金露,而坐寅午,三者皆均,遂成大贵,亦以其有力也。  又有有情而兼有力,有力而兼有情者。如甲用酉官,壬合丁以清官,而壬水根深,是有情而兼有力者也。乙用酉煞,辛逢丁制,而辛之禄即丁之长生,同根月令,是有力而兼有情者也。是皆格之最高者也。  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癸克不如壬合,是有情而非情之至。乙逢酉逢煞,透丁以制,而或煞强而丁稍弱,丁旺而煞不昂,又或辛丁并旺而乙根不甚深,是有力而非力之全,格之高而次者也。 至如印用七煞,本为贵格,而身强印旺,透煞孤贫,盖身旺不劳印生,印旺何劳煞助?偏之又偏,以其无情也。伤官佩印,本秀而贵,而身主甚旺,伤官甚浅,印又太重,不贵不秀,盖欲助身则身强,制伤则伤浅,要此重印何用?是亦无情也。又如煞强食旺而身无根,身强比重而财无气,或夭或贫,以其无力也。是皆格之低而无用者也。 然其中高低之故,变化甚微,或一字而有千钧之力,或半字而败全局之美,随时观理,难以拟议,此特大略而已。

2021-04-21

周公易梦

浏览(52)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1 论用神纯杂

用神既有变化,则变化之中,遂分纯、杂。纯者吉,杂者凶。 何谓纯?互用而两相得者是也。如辛生寅月,甲丙并透,财与官相生,两相得也。戊生申月,庚壬并透,财与食相生,两相得也。癸生未月,乙己并透,煞与食相克,相克而得其当,亦两相得也。如此之类,皆用神之纯者。 何谓杂?互用而两不相谋者是也。如壬生未月,乙己并透,官与伤相克,两不相谋也。甲也辰月,戊壬并透,印与财相克,亦两不相谋也。如此之类,皆用之杂者也。  纯杂之理,不出变化,分而疏之,其理愈明,学命者不可不知也。

2021-04-19

周公易梦

浏览(46)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0 论用神变化

用神既主月令矣,然月令所藏不一,而用神遂有变化。如十二支中,除子午卯酉外,余皆有藏,不必四库也。即以寅论,甲为本主,如郡之有府,丙其长生,如郡之有同知,戊亦长生,如郡之有通判;假使寅月为提,不透甲而透丙,则如知府不临郡,而同知得以作主。此变化之由也。  故若丁生亥月,本为正官,支全卯未,则化为印。己生申月,本属伤官。藏庚透壬,则化为财。凡此之类皆用神之变化也。 变之而善,其格愈美;变之不善,其格遂坏,何谓变之而善?如辛生寅月,逢丙而化财为官;壬生戌月逢辛而化煞为印。癸生寅月,不专以煞论。此二者以透出而变化者也。癸生寅月,月令伤官秉令,藏甲透丙,会午会戌,则寅午戌三合,伤化为财;加以丙火透出,完全作为财论,即使不透丙而透戊土,亦作财旺生官论。盖寅午戌三合变化在前,不作伤官见官论也。乙生寅月,月劫秉令,会午会戌,则劫化为食伤,透戊则为食伤生财,不作比劫争财论。此二者因会合而变化者。因变化而忌化为喜,为变之善者。 何谓变之而不善?如丙生寅月,本为印绶,甲不透干而会午会戌,则化为劫。丙生申月,本属偏财,藏庚透壬,会子会辰,则化为煞。如此之类亦多,皆变之不善者也。 又有变之而不失本格者。如辛生寅月,透丙化官,而又透甲,格成正财,正官乃其兼格也。乙生申月,透壬化印,而又透戊,则财能生官,印逢财而退位,虽通月令,格成伤官,百戊官忌见。丙生寅月,午戌会劫,而又或透甲,或透壬,则仍为印而格不破。丙生申月,逢壬化煞,而又透戊,则食神能制煞生财,仍为财格,不失富贵。如此之类甚多,是皆变而不失本格者也。 是故八字非用神不立,用神非变化不灵,善观命者,必于此细详之。

2021-04-17

周公易梦

浏览(80)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9 论用神成败救应

用神专寻月令,以四柱配之,必有成败。何谓成?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官格成也。财生官旺,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贴,两不相克,财格成也。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或身印两旺而用食伤泄气,或印多逢财而财透根轻,印格成也。食神生财,或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身强七煞逢制,煞格成也。伤官生财,或伤官佩印而伤官旺,印有根,或伤官旺、身主弱而透煞印,或伤官带煞而无财,伤官格成也。阳刃透官煞而露财印,不见伤官,阳刃格成也。建禄月劫,透官而逢财印,透财而逢食伤,透煞而遇制伏,建禄月劫之格成也。  何谓败?官逢伤克刑冲,官格败也;财轻比重,财透七煞,财格败也;印轻逢财,或身强印重而透煞,印格败也;食神逢枭,或生财露煞,食神格败也;七煞逢财无制,七煞格败也;伤官非金水而见官,或生财生带煞,或佩印而伤轻身旺,伤官格败也;阳刃无官煞,刃格败也;建禄月劫,无财官,透煞印,建禄月劫之格败也。 成中有败,必是带忌;败中有成,全凭救应。何谓带忌?如正官逢财而又逢伤;透官而又逢合;财旺生官而又逢伤逢合;印透食以泄气,而又遇财露;透煞以生印,而又透财,以去印存煞;食神带煞印而又逢财;七煞逢食制而又逢印;伤官生财而财又逢合;佩印而印又遭伤,透财而逢煞,是皆谓之带忌也。 何谓救应?如官逢伤而透印以解之,杂煞而合煞以清之,刑冲而会合以解之;财逢劫而透食以化之,生官以制之,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财,或存财而合煞;印逢财而劫财以解之,或合财而存印;食逢枭而就煞以成格,或生财以护食;煞逢食制,印来护煞,而逢财以去印存食;伤官生财透煞而煞逢合;阳刃用官煞带伤食,而重印以护之;建禄月劫用官,遇伤而伤被合,用财带煞而煞被合,是谓之救应也。 八字妙用,全在成败救应,其中权轻权重,甚是活泼。学者从此留心,能于万变中融以一理,则于命之一道,其庶几乎!

2021-04-15

周公易梦

浏览(65)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8 论用神

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之者也;煞伤劫刃,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当顺而顺,当逆而逆,配合得宜,皆为贵格。  是以善而顺用之,则财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护财;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以护官;印喜官煞以相生,劫才以护印;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不善而逆用之,则七煞喜食神以制伏,忌财印以资扶;伤官喜佩印以制伏,生财以化伤;阳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俱无;月劫喜透官以制伏,利用财而透食以化劫。此顺逆之大路也。 今人不知专主提纲,然后将四柱干支,字字统归月令,以观喜忌,甚至见正官佩印,则以为官印双全,与印绶用官者同论;见财透食神,不以为财逢食生,而以为食神生财,与食神生财同论;见偏印透食,不以为泄身之秀,而以为枭神夺食,宜用财制,与食神逢枭同论;见煞逢食制而露印者,不为去食护煞,而以为煞印相生,与印绶逢煞者同论;更有煞格逢刃,不以为刃可帮身制煞,而以为七煞制刃,与阳刃露煞者同论。此皆由不知月令而妄论之故也。 然亦有月令无用神者,将若之何?如木生寅卯,日与月同,本身不可为用,必看四柱有无财官煞食透干会支,另取用神;然终以月令为主,然后寻用,是建禄月劫之格,非用而即用神也。

2021-04-13

周公易梦

浏览(72)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7 论刑冲会合解法

刑者,三刑也,子卯巳申子类是也。冲者,六冲也,子午卯酉之类是也,会者,三会也,申子辰之类是也。合者,六合也,子与丑合之类是也。此皆以地支宫分而言,系对射之意也。三方为会,朋友之意也。并对为合,比邻之意也。至于三刑取庑,姑且阙疑,虽不知其所以然,于命理亦无害也。 八字支中,刑冲俱非美事,而三合六合,可以解之。假如甲生酉月,逢卯则冲,而或支中有戌,则卯与戌合而不冲;有辰,则酉与辰合而不冲;有亥与未,则卯与亥未会而不冲;有巳与丑,则酉与巳丑会而不冲。是会合可以解冲也。又如丙生子月,逢卯则刑,而或支中有戌,则与戌合而不刑;有丑,则子与丑合而不刑;有亥与未,则卯与亥未会而不刑;有申与辰,则子与申辰会而不刑。是会合可以解刑也。  又有因解而反得刑冲者,何也?假如甲生子月,支逢二卯相并,二卯不刑一子,而支又逢戌,戌与卯合,本为解刑,而合去其一,则一合而一刑,是因解而反得刑冲也。  又有刑冲而会合不能解者,何也?假如子年午月,日坐丑位,丑与子合,可以解冲,而时逢巳酉,则丑与巳酉会,而子复冲午;子年卯月,日坐戌位,戌与卯合,可以解刑,而或时逢寅午,则戌与寅午会,而卯复刑子。是会合而不能解刑冲也。 更有刑冲而可以解刑者,何也?盖四柱之中,刑冲俱不为美,而刑冲用神,尤为破格,不如以另位之刑冲,解月令之刑冲矣。 假如丙生子月,卯以刑子,而支又逢酉,则又与酉冲不刑月令之官。甲生酉月,卯日冲之,而时逢子立,则卯与子刑,而月令官星,冲之无力,虽于别宫刑冲,六亲不无刑克,而月官犹在,其格不破。是所谓以刑冲而解刑冲也。 如此之类,在人之变化而己。

2021-04-11

周公易梦

浏览(87)  |   评论(0)

蜀ICP备16016551号-1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437号

Copyright © 2015 Retu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易数

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