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删卜易》 Vol.114 医占往治章

2020-04-15 10:02:24 筒子楼房





大抵与医卜相仿,世为己,应为病人,若得世爻旺相、子孙财爻持世、世生应爻、世动化进、化回头生、日月动爻临财星子孙而生世者,皆主手到病除。




近病者,应值旬空,或动而化空、化回头生、化旺、化退,或日月动爻生应,及卦逢六冲、卦变六冲者,皆宜速往救,莫让他人先到以成功也。




久病者,应爻旺相,或逢日月动爻相生,或动而化生化旺、应临子孙、应临财爻、动而生世,虽然久病,我必除根。




除此之外,皆勿往治,徒损盛名。



野鹤曰:诸书无不以官为鬼为病,应为医人,子孙为药,理固然也,但此官鬼者,非鬼非病,乃忧神耳。占子病者,父母爱子之心,未病惟恐疾忧,况已病乎?




自占病者,性命在呼吸之间,且一人不起,举室惊惶,谁不忧乎?




故此官鬼者,即一家之忧神也,解此忧者,惟凭子孙爻也。



如:午月 甲寅日(旬空:子丑),曾有一人,病在危笃,医家不治,迎余到宅。见有三十余人,至亲泪眼不干,密友愁容可掬,此非一家之忧乎?及至弟占兄病,得“屯之中孚




午月 甲寅日 (旬空:子丑),弟占兄病,得“屯之中孚”









余即笑而言曰:“列位放心,今日半夜退灾,明日卯日即起床矣。”




举家大小一门愁容变喜。




此卦中之子孙爻者,是药耶?是解忧之神耶?




许即愈者,何也?盖此人虽是险症,其实乃近病,子水兄爻值旬空,近病逢空即愈,值半夜子时而不空也。




或曰:“近病逢空,何不许冲空之午日,实空之子日?”


余曰:“因子水兄爻化卯木子孙,世爻又临寅木子孙,而化卯木子孙,次日即是卯日,正一家解忧释疑之时,所以许半夜实空之时也。” 果于子时退灾,次日起床。此何尝用药而制鬼耶?




余再取舟中阻风之例言之,而子孙为解忧之神,愈可知矣。




曾过洞庭阻风,同行者于:卯月 辛丑日 (旬空:辰巳),占何日顺风,得“剥之观”





彼断曰:若论风云,全凭兄弟。又云木动生风,卦中寅卯不动,幸而旺相,兄爻申金伏于世下,今日申时出而冲动寅木,必有顺风,不然明日寅日冲出申金兄爻,一定开舟。




余笑曰:此时大风大雨,何尝无风?彼曰:我问者,顺风也。余曰:似此断法,正没把鼻。夫占天时之旱涝,以木爻兄爻为风云,今已登舟,岂可执此为法?尔问我阻风于此,焦心如焚,能解我辈之忧者,乃子孙之爻耳,此卦子孙持世而化空,连朝风雨。只待出空而后晴,子孙出空之日,开船解我之忧矣。果于乙巳日大晴,风恬浪静,尚无顺风。次日丙午,一日顺风,竟过湖矣。顺风顺水,畅饮开怀,得非子孙之力,释我之忧耶?彼曰:卜书从来无此论,必有秘传。余曰:昔亦以木兄而断,屡试不验,因见子孙值日以开舟而风顺者,比比皆然,遂悟出此理耳。彼又问:子水子孙化巳空,巳日已开舟矣,何故至丙午日而始得顺风?余曰:此卦占于丑日,子水到巳日虽则出空,还被日辰合住,故必待丙午日冲开,方遇顺风也。此子孙者,不犹夫疾病之篇以子孙为解忧之神者,理一而已。




又如一日,时值初更,叩门入曰:“家小主有病,相迎占卜。”余问得病源,自山东方回,顷刻得病。余即自占一卦。于未月 壬子日 (旬空:寅卯),占此行有益否?得“节之比”



巳火财爻持世,子动生世,子孙乃喜悦之神,此行有益。及到达伊家,值医检药,其父卜之。




未月 壬子日 (旬空:寅卯),占子病,得“解之坎”





余见此卦生疑,近病化六冲,不死之症,却是子孙变鬼,必死之症,不敢断之,再请亲人卜之。




叔占侄病,得“坤为地”





又得六冲,知之不死矣,问有旧病否?彼曰:“从无病根,便自山东一路而来,亦无病起。适间日落之时,忽而满床乱滚,口不能言。”余曰:既无旧病,余敢保之即愈。




再令医者卜之,得“井之明夷”





应为病人,世克应爻还不妨,乃是克制病人之病也。




但不宜应爻化回头之克,定是用药有误。




余问东家:药曾吃否?




答曰:“未热。”问医者曰:“所得何病?所下何药?”




伊曰:“三伏天途中受暑,不过解暑之凉药耳。”




余私对东家曰:“令郎不死,却得必死之卦,恐此药未必对症,再请复看。”




医者曰:“床上乱滚,不能把脉。”随以家人问途中何如,家人言曰:“到家热极,移床于此有风之处,再用大冰二块,安于凉床之下,命侄女掌扇。




一觉睡熟,忽然醒来呼唤几声,即不言矣。




”余想:热极之人,卧冰临风,空旷之夫,使姻掌扇,其病可知。




医者亦曰:“适看病已扶入房矣,不知此节事,看来寒药实不可服。”余曰:竟用附子、肉桂,方可治之。再命伊父占之:




壬子日 (旬空:寅卯),占用附子可否?得“大有之大畜”





子孙临日辰,酉金兄动以相生。




服用一剂,保管立愈。




医家先用干姜汤试之,少刻开言,肚疼之甚。




余曰:“何如?快服此药。”




医家加减调理一夜,次日早愈。此人之不死也。




因我出门,子孙发动一卦而断定矣。厥后连占数卦,合而参之,方敢用大热之剂,起死回生。不然,一剂凉药,寒上加寒,能于治耶?




觉子曰:此卦酉金兄动以生子孙,服此热药而病愈者,若使前贤见之,又以酉金兄爻而为药矣。




李我平曰:凡卜药,亦有当卜之道,或医家治临危之症,欲投此药,可以起死回生,惟恐一失,关系不小。得子孙动者,必喜悦也,即可用之,用而必效。




或泛海行舟,或长途穷旅,无处寻医,有人传一奇方,占得子孙动者,其方必效。或半夜更深,延医不及,检点古方及家藏药散,实对此症,不敢擅用,不可不占,皆以子孙为用神,但得子孙持世,子孙发动,服之立可解忧。




此诸占之子孙者,不拘金木水火土也,或旺或动,即为喜悦之神,盖用此方,见效而喜,不效,何喜之有?切不可又以金临子孙而用针,火属子孙而用灸,反致错误。




一日到一府中,众客告曰:“老先生昨日在后园仆倒,扶起口出狂言,至今不知人事。适间诸位医者,




有曰:不服人参不能提气。有曰:幸无痰上,若吃人参,痰上则难治矣。”余曰:“就卜人参吃得否。”




寅月 丁卯日 (旬空:戌亥),子占父病,人参吃得否?得“萃之否”





占人参,必以子孙为用神,若不通变,只以卦中父动克子而论,不过曰人参不可服也已,病愈与否,弗顾也,余不以此断。




子占父病,父爻为用神,未父化戌父,戌父值旬空,人参可勿用,药亦可不服,明日辰日,冲空即愈。




果于鸡鸣时苏醒,次日不药而愈。




又如一日在席间,忽而东翁口歪眼斜,痰涎长流,余亦在座,其子即问余:“家有牛黄,但不知可服否?”余命占之。




亥月 辛酉日 (旬空:子丑),子占父病,服牛黄丸可否?得“泽天夬”





余曰:“灌服此丸,可保立愈。”服之果醒。盖喜子孙持世也。




或曰:同是子占父药,一卦用父爻,一卦用子孙,其故何也?




余曰:前卦父爻发动,神兆基于动,故以父母断之;




后卦子孙持世值日辰,子孙乃喜悦之神,父病即安,则喜悦矣。




故用子孙也,卦无不灵,在人通变。


又如:有生杨梅疮者,于申月 癸卯日 (旬空:辰巳),占医人好否?得“履之否”





断曰:此医不可用之。虽系子孙持世,应为医人,但不宜初爻巳火动克申金,又有卯木生火,世爻虽旺,巳日一定添灾。不听,竟延此医治之。




卯辰日服药,还保平安,巳日忽然变症,遍身疼痛难当。




病人着急而问余曰:可伤命否?




余曰:世值月建,如何伤命?速服解药,过此巳午日则止疼矣。即服解药,至申日,其病如常。




野鹤曰:前篇俱言子孙持世,其病即愈,然必要子孙不受克方可,后贤不可不知。




李我平曰:此论官鬼为忧神,子孙为喜悦解忧之神,虽系古法,然用之甚当,非合鬼神之机,不能幻想至此。然又有不以鬼作忧神者,全在来人念之所指。




彼若问病之凶吉,倘鬼爻持世、鬼动卦中,则为忧神;




子持世、子动卦中,则为解忧喜悦之神。




彼若问病犯是何鬼神,倘卦现金鬼,必冲犯于武神;




水鬼,必获罪于河神之类。彼若问病源,卦现火鬼,必属心经;水鬼,必居肾部。




子孙旺而动者,不药而愈,非教人以此子孙为治病之药也,往往前贤见此子孙旺动,占病病愈,占医医良,遂以此子孙爻为治病之药。




金生子孙者,断用针;




火持子孙者,断用灸。殊不知子孙若旺,其病自痊,何用针灸?




子孙若值空破,用针灸而何益?




诸书又皆曰:“火鬼忌热,水鬼忌寒,水鬼若居生旺之地,须大热之药以治之;火鬼旺者,宜大寒之剂以攻之。”




余不知从何所见。




假使用神属土,及子占父病,父爻临土,若得火鬼发动,乃生用爻之元神也,岂可用大寒之药而治元神耶?




又如妻占夫病,鬼为用神,假便夫临水鬼,又可以大热之药以攻夫爻之用神耶?




每见穷乡僻壤,无处觅医,只谓《周易》乃大圣大贤之书,遵之必灵,而卜者以此大寒大热之药胶柱决之,不知坑陷如许之命,言及发指。




此书一出,而寒热之药不敢轻用,从此泉下无怨鬼矣。




[乾按] 此章所论乃医病用药之决断也。子孙为喜神、为医药之辨已明,切勿蹈复辙,泥古而铸大错矣!

为你推荐:

六爻排盘app下载 八字排盘app下载 天机测app下载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蜀ICP备16016551号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437号

Copyright © 2015 Retu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易数

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