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平真诠》Vol.12 论用神格局高低

八字既有用神,必有格局,有格局必有高低,财官印食煞伤劫刃,何格无贵?何格无贱?由极贵而至极贱,万有不齐,其变千状,岂可言传?然其理之大纲,亦在有情、有力无力之间而已。  如正官佩印,不如透财,而四柱带伤,反推佩印。故甲透酉官,透丁合壬,是谓合伤存官,遂成贵格,以其有情也。财忌比劫,而与煞作合,劫反为用。故甲生辰月,透戊成格,遇乙为劫,逢庚为煞,二者相合,皆得其用,遂成贵格,亦以其有情也。 身强煞露而食神又旺,如乙生酉月,辛金透,丁火刚,秋木盛,三者皆备,极等之贵,以其有力也。官强财透,身逢禄刃,如丙生子月,癸水透,庚金露,而坐寅午,三者皆均,遂成大贵,亦以其有力也。  又有有情而兼有力,有力而兼有情者。如甲用酉官,壬合丁以清官,而壬水根深,是有情而兼有力者也。乙用酉煞,辛逢丁制,而辛之禄即丁之长生,同根月令,是有力而兼有情者也。是皆格之最高者也。  如甲用酉官,透丁逢癸,癸克不如壬合,是有情而非情之至。乙逢酉逢煞,透丁以制,而或煞强而丁稍弱,丁旺而煞不昂,又或辛丁并旺而乙根不甚深,是有力而非力之全,格之高而次者也。 至如印用七煞,本为贵格,而身强印旺,透煞孤贫,盖身旺不劳印生,印旺何劳煞助?偏之又偏,以其无情也。伤官佩印,本秀而贵,而身主甚旺,伤官甚浅,印又太重,不贵不秀,盖欲助身则身强,制伤则伤浅,要此重印何用?是亦无情也。又如煞强食旺而身无根,身强比重而财无气,或夭或贫,以其无力也。是皆格之低而无用者也。 然其中高低之故,变化甚微,或一字而有千钧之力,或半字而败全局之美,随时观理,难以拟议,此特大略而已。

2021-04-21

周公易梦

浏览(19)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1 论用神纯杂

用神既有变化,则变化之中,遂分纯、杂。纯者吉,杂者凶。 何谓纯?互用而两相得者是也。如辛生寅月,甲丙并透,财与官相生,两相得也。戊生申月,庚壬并透,财与食相生,两相得也。癸生未月,乙己并透,煞与食相克,相克而得其当,亦两相得也。如此之类,皆用神之纯者。 何谓杂?互用而两不相谋者是也。如壬生未月,乙己并透,官与伤相克,两不相谋也。甲也辰月,戊壬并透,印与财相克,亦两不相谋也。如此之类,皆用之杂者也。  纯杂之理,不出变化,分而疏之,其理愈明,学命者不可不知也。

2021-04-19

周公易梦

浏览(26)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0 论用神变化

用神既主月令矣,然月令所藏不一,而用神遂有变化。如十二支中,除子午卯酉外,余皆有藏,不必四库也。即以寅论,甲为本主,如郡之有府,丙其长生,如郡之有同知,戊亦长生,如郡之有通判;假使寅月为提,不透甲而透丙,则如知府不临郡,而同知得以作主。此变化之由也。  故若丁生亥月,本为正官,支全卯未,则化为印。己生申月,本属伤官。藏庚透壬,则化为财。凡此之类皆用神之变化也。 变之而善,其格愈美;变之不善,其格遂坏,何谓变之而善?如辛生寅月,逢丙而化财为官;壬生戌月逢辛而化煞为印。癸生寅月,不专以煞论。此二者以透出而变化者也。癸生寅月,月令伤官秉令,藏甲透丙,会午会戌,则寅午戌三合,伤化为财;加以丙火透出,完全作为财论,即使不透丙而透戊土,亦作财旺生官论。盖寅午戌三合变化在前,不作伤官见官论也。乙生寅月,月劫秉令,会午会戌,则劫化为食伤,透戊则为食伤生财,不作比劫争财论。此二者因会合而变化者。因变化而忌化为喜,为变之善者。 何谓变之而不善?如丙生寅月,本为印绶,甲不透干而会午会戌,则化为劫。丙生申月,本属偏财,藏庚透壬,会子会辰,则化为煞。如此之类亦多,皆变之不善者也。 又有变之而不失本格者。如辛生寅月,透丙化官,而又透甲,格成正财,正官乃其兼格也。乙生申月,透壬化印,而又透戊,则财能生官,印逢财而退位,虽通月令,格成伤官,百戊官忌见。丙生寅月,午戌会劫,而又或透甲,或透壬,则仍为印而格不破。丙生申月,逢壬化煞,而又透戊,则食神能制煞生财,仍为财格,不失富贵。如此之类甚多,是皆变而不失本格者也。 是故八字非用神不立,用神非变化不灵,善观命者,必于此细详之。

2021-04-17

周公易梦

浏览(51)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9 论用神成败救应

用神专寻月令,以四柱配之,必有成败。何谓成?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官格成也。财生官旺,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贴,两不相克,财格成也。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或身印两旺而用食伤泄气,或印多逢财而财透根轻,印格成也。食神生财,或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身强七煞逢制,煞格成也。伤官生财,或伤官佩印而伤官旺,印有根,或伤官旺、身主弱而透煞印,或伤官带煞而无财,伤官格成也。阳刃透官煞而露财印,不见伤官,阳刃格成也。建禄月劫,透官而逢财印,透财而逢食伤,透煞而遇制伏,建禄月劫之格成也。  何谓败?官逢伤克刑冲,官格败也;财轻比重,财透七煞,财格败也;印轻逢财,或身强印重而透煞,印格败也;食神逢枭,或生财露煞,食神格败也;七煞逢财无制,七煞格败也;伤官非金水而见官,或生财生带煞,或佩印而伤轻身旺,伤官格败也;阳刃无官煞,刃格败也;建禄月劫,无财官,透煞印,建禄月劫之格败也。 成中有败,必是带忌;败中有成,全凭救应。何谓带忌?如正官逢财而又逢伤;透官而又逢合;财旺生官而又逢伤逢合;印透食以泄气,而又遇财露;透煞以生印,而又透财,以去印存煞;食神带煞印而又逢财;七煞逢食制而又逢印;伤官生财而财又逢合;佩印而印又遭伤,透财而逢煞,是皆谓之带忌也。 何谓救应?如官逢伤而透印以解之,杂煞而合煞以清之,刑冲而会合以解之;财逢劫而透食以化之,生官以制之,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财,或存财而合煞;印逢财而劫财以解之,或合财而存印;食逢枭而就煞以成格,或生财以护食;煞逢食制,印来护煞,而逢财以去印存食;伤官生财透煞而煞逢合;阳刃用官煞带伤食,而重印以护之;建禄月劫用官,遇伤而伤被合,用财带煞而煞被合,是谓之救应也。 八字妙用,全在成败救应,其中权轻权重,甚是活泼。学者从此留心,能于万变中融以一理,则于命之一道,其庶几乎!

2021-04-15

周公易梦

浏览(34)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8 论用神

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之者也;煞伤劫刃,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当顺而顺,当逆而逆,配合得宜,皆为贵格。  是以善而顺用之,则财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护财;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以护官;印喜官煞以相生,劫才以护印;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不善而逆用之,则七煞喜食神以制伏,忌财印以资扶;伤官喜佩印以制伏,生财以化伤;阳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俱无;月劫喜透官以制伏,利用财而透食以化劫。此顺逆之大路也。 今人不知专主提纲,然后将四柱干支,字字统归月令,以观喜忌,甚至见正官佩印,则以为官印双全,与印绶用官者同论;见财透食神,不以为财逢食生,而以为食神生财,与食神生财同论;见偏印透食,不以为泄身之秀,而以为枭神夺食,宜用财制,与食神逢枭同论;见煞逢食制而露印者,不为去食护煞,而以为煞印相生,与印绶逢煞者同论;更有煞格逢刃,不以为刃可帮身制煞,而以为七煞制刃,与阳刃露煞者同论。此皆由不知月令而妄论之故也。 然亦有月令无用神者,将若之何?如木生寅卯,日与月同,本身不可为用,必看四柱有无财官煞食透干会支,另取用神;然终以月令为主,然后寻用,是建禄月劫之格,非用而即用神也。

2021-04-13

周公易梦

浏览(37)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7 论刑冲会合解法

刑者,三刑也,子卯巳申子类是也。冲者,六冲也,子午卯酉之类是也,会者,三会也,申子辰之类是也。合者,六合也,子与丑合之类是也。此皆以地支宫分而言,系对射之意也。三方为会,朋友之意也。并对为合,比邻之意也。至于三刑取庑,姑且阙疑,虽不知其所以然,于命理亦无害也。 八字支中,刑冲俱非美事,而三合六合,可以解之。假如甲生酉月,逢卯则冲,而或支中有戌,则卯与戌合而不冲;有辰,则酉与辰合而不冲;有亥与未,则卯与亥未会而不冲;有巳与丑,则酉与巳丑会而不冲。是会合可以解冲也。又如丙生子月,逢卯则刑,而或支中有戌,则与戌合而不刑;有丑,则子与丑合而不刑;有亥与未,则卯与亥未会而不刑;有申与辰,则子与申辰会而不刑。是会合可以解刑也。  又有因解而反得刑冲者,何也?假如甲生子月,支逢二卯相并,二卯不刑一子,而支又逢戌,戌与卯合,本为解刑,而合去其一,则一合而一刑,是因解而反得刑冲也。  又有刑冲而会合不能解者,何也?假如子年午月,日坐丑位,丑与子合,可以解冲,而时逢巳酉,则丑与巳酉会,而子复冲午;子年卯月,日坐戌位,戌与卯合,可以解刑,而或时逢寅午,则戌与寅午会,而卯复刑子。是会合而不能解刑冲也。 更有刑冲而可以解刑者,何也?盖四柱之中,刑冲俱不为美,而刑冲用神,尤为破格,不如以另位之刑冲,解月令之刑冲矣。 假如丙生子月,卯以刑子,而支又逢酉,则又与酉冲不刑月令之官。甲生酉月,卯日冲之,而时逢子立,则卯与子刑,而月令官星,冲之无力,虽于别宫刑冲,六亲不无刑克,而月官犹在,其格不破。是所谓以刑冲而解刑冲也。 如此之类,在人之变化而己。

2021-04-11

周公易梦

浏览(44)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6 十干得时不旺失时不弱

书云,得时俱为旺论,失时便作衰看,虽是至理,亦死法也。然亦可活看。夫五行之气,流行四时,虽日干各有专令,而其实专令之中,亦有并存者在。假若春木司令,甲乙虽旺,而此时休囚之戊己,亦尝艳于天地也。特时当退避,不能争先,而其实春土何尝不生万物,冬日何尝不照万国乎? 况八字虽以月令为重,而旺相休囚,年月日时,亦有损益之权,故生月即不值令,而年时如值禄旺,岂便为衰?不可执一而论。犹如春木虽强,金太重而木亦危。干庚辛而支酉丑,无火制而晃富,逢土生而必夭,是以得时而不旺也。秋木虽弱,木根深而木亦强。干甲乙而支寅卯,遇官透而能受,逢水生而太过,是失时不弱也。 是故十干不论月令休囚,只要四柱有根,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煞。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得一比肩,不如得支中一墓库,如甲逢未、丙逢戌之类。乙逢戌、丁逢丑、不作此论,以戌中无藏木,丑中无藏火也。得二比肩,不如得一余气,如乙逢辰、丁逢未之类。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如甲逢亥子寅卯之类。阴长生不作此论,如乙逢午、丁逢酉之类,然亦为明根,比得一余气。盖比劫如朋友之相扶,通根如室家之可住;干多不如根重,理固然也。  今人不知命理,见夏水冬火,不问有无通根,便为之弱。更有阳干逢库,如壬逢辰、丙坐戌之类,不以为水火通根身库,甚至求刑冲开之。此种谬论,必宜一切扫除也。

2021-04-09

周公易梦

浏览(38)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5 论十合而不合

十干化合之义,前篇既明之矣,然而亦有合而不合者,何也? 盖隔于有所间也,譬如人彼此相好,而有人从中间之,则交必不能成。譬如甲与己合,而甲己中间,以庚间隔之,则甲岂能越克我之庚而合己?此制于势然也,合而不敢合也,有若无也。  又有隔位太远,如甲在年干,己在时上,心虽相契,地则相远,如人天南地北,不能相合一般。然于有所制而不敢合者,亦稍有差,合而不能合也,半合也,其为祸福得十之二三而已。 又有合而无伤于合者,何也?如甲生寅卯,月时两透辛官,以年丙合月辛,是为合一留一,官星反轻。甲逢月刃,庚辛并透,丙与辛合,是为合官留煞,而煞刃依然成格,皆无伤于合也。 又有合而不以合论者,何也?本身之合也。盖五阳逢财,五阴遇官,俱是作合,惟是本身十干合之,不为合去。假如乙用庚官,日干之乙,与庚作合,是我之官,是我合之。何为合去?若庚在年上,乙在月上,则月上之乙,先去合庚,而日干反不能合,是为合去也。又如女以官为夫,丁日逢壬,是我之夫,是我合之,正如夫妻相亲,其情愈密。惟壬在月上,而年丁合之,日干之丁,反不能合,是以己之夫星,被姊妹合去,夫星透而不透矣。 然又有争合妒合之说,何也?如两辛合丙,两丁合壬之类,一夫不娶二妻,一女不配二夫,所以有争合妒合之说。然到底终有合意,但情不专耳。若以两合一而隔位,则全无争妒。如庚午、乙酉、甲子、乙亥,两乙合庚,甲日隔之,此高太尉命,仍作合煞留官,无减福也。  化气有真有假。上两造为化气之真者,亦有化气有余,而日带根苗劫印者;有日主无根,而化神不足者;更有合化虽真,而闲神来伤化气者,皆为假化。

2021-04-07

周公易梦

浏览(57)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4 论十干配合性情

合化之义,以十干阴阳相配而成。河图之数,以一二三四五配六七八十,先天之道也。故始于太阴之水,而终于冲气之土,以气而语其生之序也。盖未有五行之先,必先有阴阳老少,而后冲气,故生以土。终之既有五行,则万物又生于土,而水火木金,亦寄质焉,故以土先之。是以甲己相合之始,则化为土;土则生金,故乙庚化金次之;金生水,故丙辛化水又次之;水生木,故丁壬化木又次之;木生火,故戊癸化火又次之,而五行遍焉。先之以土,相生之序,自然如此。此十干合化之义也。 其性情何也?盖既有配合,必有向背。如甲用辛官,透丙作合,而官非其官;甲用癸印,透戊作合,而印非其印;甲用己财,己与别位之甲作合,而财非其财。如年己月甲,年上之财,被月合去,而日主之甲乙无分;年甲月己,月上之财,被年合去,而日主之甲乙不与是也。甲用丙食与辛作合,而非其食,此四喜神因合而无用者也。 又如甲逢庚为煞,与乙作合,而煞不攻身;甲逢乙为劫财,甲逢丁为伤,与壬作合,而丁不为伤官;甲逢壬为枭,与丁作合,而壬不夺食。此四忌神因合化吉者也。 盖有所合则有所忌,逢吉不为吉,逢凶不为凶。即以六亲言之,如男以财为妻,而被别干合去,财妻岂能亲其夫乎?女以官为夫,而被他干合去,官夫岂能爱其妻乎?此谓配合之性情,因向背而殊也。

2021-04-05

周公易梦

浏览(49)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3 论阴阳生死

五行干支之说,已详论于干支篇。干动而不息,支静而有常。以每干流行于十二支之月,而生旺墓绝系焉。 阳主聚,以进为进,故主顺;阴主散,以退为退,故主逆。此生沐浴等项,所以有阳顺阴逆之殊也。四时之运,功成者去,等用者进,故每流行于十二支之月,而生旺墓绝,又有一定。阳之所生,即阴之所死,彼此互换,自然之运也。即以甲乙论,甲为木之阳,木之枝枝叶叶,受天生气,己收藏饱足,可以为来克发泄之机,此其所以生于亥也。木当午月,正枝叶繁盛之候,而甲何以死?却不是外虽繁盛,而内之生气发泄已尽,此其所以死于午也。乙木反是,午月枝叶繁盛,即为之生,亥月枝叶剥落,即为之死。以质而论,自与气殊也。以甲乙为例,余可知矣。 支有十二月,故每干长生至胎养,亦分十二位。气之由盛而衰,衰而复盛,逐节细分,遂成十二。而长生沐浴等名,则假借形容之词也。长生者,犹人之初生也。沐浴者,犹人既生之后,而沐浴以去垢;如果核既为苗,则前之青壳,洗而去之矣。冠带者,形气渐长,犹人之年长而冠带也。临官者,由长而壮,犹人之可以出仕也。帝旺者,壮盛之极,犹人之可以辅帝而大有为也。衰者,盛极而衰,物之初变也。病者,衰之甚也。死者,气之尽而无余也。墓者,造化收藏,犹人之埋于土者也。绝者,前之气已绝,后之气将续也。胎者,后之气续而结聚成胎也。养者,如人养母腹也。自是而后,长生循环无端矣。 人之日主,不必生逢禄旺,即月令休囚,而年日时中, 得长禄旺,便不为弱,就使逢库,亦为有根。时产谓投库而必冲者,俗书之谬也,但阳长生有力,而阴长生不甚有力,然亦不弱。若是逢库,则阳为有根,而阴为无用。盖阳大阴小,阳得兼阴,阴不能兼阳,自然之理也。

2021-04-03

周公易梦

浏览(58)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2 论阴阳生克

四时之运,相生而成,故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复生木,即相生之序,循环迭运,而时行不匮。然而有生又必有克,生而不克,则四时亦不成矣。克者,所以节而止之,使之收敛,以为发泄之机,故曰“天地节而四时成”。即以木论,木盛于夏,杀于秋,杀者,使发泄于外者藏收内,是杀正所以为生,大易以收剑为性情之实,以兑为万物所说,至哉言乎!譬如人之养生,固以饮食为生,然使时时饮食,而不使稍饥以待将来,人寿其能久乎?是以四时之运,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 然以五行而统论之,则水木相生,金木相克。以五行之阴阳而分配之,则生克之中,又有异同。此所以水同生木,而印有偏正;金同克木,而局有官煞也。印绶之中,偏正相似,生克之殊,可置勿论;而相克之内,一官一煞,淑慝判然,其理不可不细详也。 即以甲乙庚辛言之。甲者,阳木也,木之生气也;乙者,阴木也,木之形质也。庚者,阳金也,秋天肃杀之气也;辛者,阴金也,人间五金之质也。木之生气,寄于木而行于天,故逢秋天为官,而乙则反是,庚官而辛杀也。又以丙丁庚辛言之。丙者,阳火也,融和之气也;丁者,阴火也,薪传之火也。秋天肃杀之气,逢阳和而克去,而人间之金,不畏阳和,此庚以丙为杀,而辛以丙为官也。人间金铁之质,逢薪传之火而立化,而肃杀之气,不畏薪传之火。此所以辛以丁为杀,而庚以丁为官也。即此以推,而余者以相克可知矣。 附《滴天髓》之七天干篇。 五阳皆阳丙为最,五阴皆阴癸为至。 刘基注:甲、丙、戊、庚、壬为阳,独丙火秉阳之精,而为阳中之阳;乙、丁、己、辛、癸为阴,独癸水秉阴之精,而为阴中之阴。 五阳从气不从势,五阴从势无情义。 刘基注:五阳得阳之气,即能成乎阳刚之势,不畏财杀之势;五阴得阴之气,即能成乎阴顺之义,故木盛则从木,火盛则从火,土盛则从土,金盛则从金,水盛则从水。于情义之所在者,见其势衰,则忌之矣,盖妇人之情也。如此,若得气顺理正者,亦未必从势而忘义,虽从亦必正矣。 甲木参天,脱胎要火。春不容金,秋不容土。火炽乘龙,水宕骑虎。地润天和,植立千古。 刘基注:纯阳之木,参天雄壮。火者木之子也,旺木得火而愈敷荣。生于春则欺金,而不能容金也;生于秋则助金,而不能容土也。寅午戌,丙丁多见而坐辰,则能归;申子辰,壬癸多见而坐寅,则能纳。使土气不干,水气不消,则能长生矣。 乙木虽柔,刲羊解牛。怀丁抱丙,跨凤乘猴。虚湿之地,骑马亦忧。藤萝系甲,可春可秋。 刘基注:乙木者,生于春如桃李,夏如禾稼,秋如桐桂,冬如奇葩。坐丑未能制柔土,如割宰羊、解割牛然,只要有一丙丁,则虽生申酉之月,亦不胃之;生于子月,而又壬癸发透者,则虽坐午,亦能发生。故益知坐丑未月之为美。甲与寅字多见,弟从兄义,譬之藤萝附乔木,不畏斫伐也。 丙火猛烈,欺霜侮雪。能煅庚金,逢辛反怯。土众成慈,水猖显节。虎马犬乡,甲木若来,必当焚灭(一本作虎马犬乡,甲来成灭)。 刘基注:火阳精也,丙火灼阳之至,故猛烈,不畏秋而欺霜,不畏冬而侮雪。庚金虽顽,力能煅之,辛金本柔,合而反弱。土其子也,见戊己多而成慈爱之德;水其君也,遇壬癸旺而显忠节之风。至于未遂炎上之性,而遇寅午戌三位者,露甲木则燥而焚灭也。 丁火柔中,内性昭融。抱乙而孝,合壬而忠。旺而不烈,衰而不穷,如有嫡母,可秋可冬。 刘基注:丁干属阴,火性虽阴,柔而得其中矣。外柔顺而内文明,内性岂不昭融乎?乙非丁之嫡母也,乙畏辛而辛抱之,不若丙抱甲而反能焚甲木也,不若乙抱丁而反能晦丁火也,其孝异乎人矣。壬为丁之正君也,壬畏戊而丁合之,外则抚恤戊土,能使戊土不欺壬也,内则暗化木神,而使戊土不敢抗乎壬也,其忠异乎人矣。生于秋冬,得一甲木,则倚之不灭,而焰至无穷也,故曰可秋可冬。皆柔之道也。 戊土固重,既中且正。静翕动辟,万物司命。水润物生,火燥物病。若在艮坤,怕冲宜静。 刘基注:戊土非城墙堤岸之谓也,较己特高厚刚燥,乃己土发源之地,得乎中气而且正大矣。春夏则气辟而生万物,秋冬则气翕而成万物,故为万物之司命也。其气属阳,喜润不喜燥,坐寅怕申,坐申怕寅。盖冲则根动,非地道之正也,故宜静。 己土卑湿,中正蓄藏。不愁木盛,不畏水狂。火少火晦,金多金光。若要物旺,宜助宜帮 刘基注:己土卑薄软湿,乃戊土枝叶之地,亦主中正而能蓄藏万物。柔土能生木,非木所能克,故不愁木盛;土深而能纳水,非水所能荡,故不畏水狂。无根之火,不能生湿土,故火少而火反晦;湿土能润金气,故金多而金光彩,反清莹可观。此其无为而有为之妙用。若要万物充盛长旺,惟土势深固,又得火气暖和方可。

2021-04-01

周公易梦

浏览(75)  |   评论(0)

《子平真诠》Vol.1 论十干十二支

天地之间,一气而已。惟有动静,遂分阴阳。有老少,遂分四象。老者极动静之时,是为太阳太阴;少者初动初静之际,是为少阴少阳。有是四象,而五行具于其中矣。水者,太阴也;火者,太阳也;木者,少阳也;金者,少阴也;土者,阴阳老少、木火金水冲气所结也。  有是五行,何以又有十干十二支乎?盖有阴阳,因生五行,而五行之中,各有阴阳。即以木论,甲乙者,木之阴阳也。甲者,乙之气;乙者,甲之质。在天为生气,而流行于万物者,甲也;在地为万物,而承兹生气者,乙也。又细分之,生气之散布者,甲之甲,而生气之凝成者,甲之乙;万木之所以有枝叶者,乙之甲,而万木之枝枝叶叶者,乙之乙也。方其为甲,而乙之气已备;及其为乙,而甲之质乃坚。有是甲乙,而木之阴阳具矣。 何以复有寅卯者,又与甲乙分阴阳天地而言之者也。以甲乙而分阴阳,则甲为阳,乙为阴,木之行于天而为阴阳者也。以寅卯而阴阳,则寅为阳,卯为阴,木之存乎地而为阴阳者也。以甲乙寅卯而统分阴阳,则甲乙为阳寅卯为阴,木之在天成象而在地成形者也。甲乙行乎天,而寅卯受之;寅卯存乎也,而甲乙施焉。是故甲乙如官长,寅卯如该管地方。甲禄于寅,乙禄于卯,如府官之在郡,县官之在邑,而各司一月之令也。 甲乙在天,故动而不居。建寅之月,岂必当甲?建卯之月,岂必当乙?寅卯在地,故止而不迁。甲虽递易,月必建寅;乙虽递易,月必建卯。以气而论,甲旺于乙;以质而论,乙坚于甲。而俗书谬论,以甲为大林,盛而宜斩,乙为微苗,脆而莫伤,可为不知阴阳之理者矣。以木类推,余者可知,惟土为木火金水冲气,故寄旺于四时,而阴阳气质之理,亦同此论。欲学命者,必须先知干支之说,然后可以入门。

2021-03-30

周公易梦

浏览(72)  |   评论(0)

潘雨廷《黼爻》讲解

1985年三月三日至三月三十一日讲于家中,张文江记录并整理。(原文有卦象图示,本帖略去。今收入《潘雨廷著作集》第十三册《易学史入门》。)  六十四卦,总共有三百八十四爻。三百八十四爻分十二个部分:初九,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上九;初六,六二,六三,六四,六五,上六。  上九  九五  九四 192爻  九三  九二  初九  上六  六五  六四 192爻  六三  六二  初六  《周易》可贵在于有爻,《连山》、《归藏》无爻。研究爻就是研究变化,变化分成几个等级。  《易》这部书的好处是可以拆。十三经中其他经不可以拆,《易》是唯一可以拆的经。拆后有分有合,就有东西出来,否则这部书只是活化石。西方用分析综合的方法拆合至今,科学蔚为大观。  唐先生(文治)云:“积字成句,积句成段,积段成篇。”炼字是炼到字,不是炼一字。西文讲文法,中国不讲文法,因为中国每个字都是象,每句句子包含许多象。《黼爻》就是用中国方法体味这段文章。  有三十二个初九爻辞,有三十二个初六爻辞,先讲初九。  初九对卦讲,应付五爻阴阳各种变化,2^5,共三十二种变化,虽然有三十二种变化,但是初九的原则完全一样。  所有的初九都是不用,即使用也极微。用是以才培能,以先天培后天。初九,大衍之数五十,其一不用,故曰潜。  卦是仁,爻是智,爻是智慧的变化。仁为五十一,智为四十九。仁不可缺,过半,但未全。故必须研究爻智。  十翼共解释三十爻三十九节,占全爻之十二分之一,《黼爻》依此推广至全书各爻。  乾  乾下乾上  潜龙勿用。  从初至上,以龙象为主。“潜见飞亢,易地皆然。”乾爻辞有四个龙字,但六位之龙,其数无算。潜龙是无数条潜龙,虽群有一,一化一切,否则拘守。须知神游九畴,六爻发挥之理,旁通之情。坎卦的“唯心亨”,太极无首,建立体又破体,得太极。王弼求绝对的一,误。  夬  乾下兑上  壮于趾,往不胜为咎。  先天图从上变起,《黼爻》读完,先天图也可以背出来。  上六→小人 五个君子合力去一个小人,小人在上,已无能力,故可决去。柔乘于刚,天下就要弃他,秦始皇在上,下面抽空,四面群众起来,空了。阳刚决柔,夬好。但初爻做不到,一做就成《大过》,前功尽弃,一切恨事从此而来。《易》为补过之书,《易》要无咎。三百八十四爻唯此爻有咎,咎就是变大过。故夬初不可用。  大有  乾下离上  无交害,匪咎,艰则无咎。  大有环境为阴爻得其位,得者得其正,周公摄政之象。  大有是太平盛世,家道富裕,初爻为入乎世,咎从何而来。然而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条件一好,于是不知生产力的基础。匪咎之咎,其害何及。要做到无咎,走艰苦一条路。  大壮  乾下震上  壮于趾,征凶,有孚。  读《易经》先要成象,大壮为楚霸王的象,戒匹夫之有勇无谋者。  夬之往不胜,此为征凶。孚为信任,如孵蛋。孚为俘虏义和感化义,可兼通,有孚可免征凶。壮于趾,行动不能太快,一触即发,鲁莽灭裂,流弊太多。  小畜  乾下巽上  復自道,何其咎,吉。  阴阳相应,与其求外,何如求内。《孟子》曰:“物交物,引之而已矣。”不要初爻去凑四爻要四爻来应内,故自道未復,不能应外物。  需  乾下坎上  需于郊,利用恒,无咎。  《论语》当然是基础,此外我最喜欢《庄》、《孟》二书。《孟子》“虽有智慧,不如乘时”等等,语皆精。需为等待,我在解放之后就是需,否则可能就是一个具体人才。当然不是事事等待,大匠只能教人规矩,不能教人巧。今天懂了,明天就用,口耳之间,道听途说,不会好。中国人老法,做了新衣即放进箱子,过了十年二十年拿出来穿,已是老太婆了。可见中国人有此心理。  地点为郊,就是远一点的地。太近了,不容你需。不在此地,就有咎,郊之境可需,恒之德可需,故能免去违背时代之咎。  大畜  乾下艮上  有厉,利已。  乾天为动,艮止则静。初爻躁动,躁则烦乱,止则静明,明可畜德。躁,人人有,生物就是躁,躁不一定坏,制躁可畜其大。  小畜是文学,大畜是史学。  泰  乾下坤上  拔茅茹,以其汇,贞吉。  这是初爻唯一可动的环境。征吉,叫你去。泰是改革交流。否卦相反,初爻贞吉,不要动。  以上共八卦,乾、夬、大有、大壮、小畜、需、大畜、泰。  履  兑下乾上  素履,往无咎。  照本分去做,人的本分是命。不知命,无以为君子。  下兑为走,走要根据天。  中心有主,就是知命。履者礼也,礼之本在此。  兑  兑下兑上  和兑。吉。  和兑,快活,不是来自外面刺激,无我无执,乐在其中。老子云“冲气以为和”,要顾外,不要慕外,热中就会慕外。  睽  兑下离上  悔亡。丧马勿逐自復。见恶人,无咎。  (此处为癸之篆体,无法粘贴),矛盾。丧马,行动不便。不要去找马,马会自己跑回来。去找马,上当。自以为善人,去不利恶人,睽。故明知是恶人,也要见他。不要卜,要知道转化的道路。  睽初还没有到绝对矛盾的地步,和其余诸爻处理方针不同。  战国极乱,纷纷逐丧马。亦有人跳出事外,研究其结果。  归妹  兑下震上  归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着重时间。震兄兑妹,父死,长兄代父嫁妹,已略过时。跛脚仍要走,不要失时。  睽为中女少女两孩子吵架,此为震兄兑妹合作。  中孚  兑下巽上  虞吉。有它不燕。  中孚就是定力,要定就要信。  孚训信,新说为俘虏,如果执其一端,中国学问就没有了。新的解释也未尝不好,从俘虏到相互信任,是一种进步。  孚于中,孚于一,有它则不孚。  节  兑下坎上  不出户庭,无咎。  上坎是流水,下兑是止水,节制流水,有水库之象。如下坎上兑,则水全部流完,为困卦。生命本身是节制。  不出户庭,在阴阳两方面都要有所密,两仪既判,消息无穷。无此不出户庭无咎之象,则一事无成,永远跟着别人走。故一方面秘而藏之,以待来兹。另一方面则无一事不可对人言。  损  兑下艮上  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  损益二卦,或损上益下,或是损下益上,总是摆不平。注意此中,可悟大理。以损上益下为损,以损上益下为益,定卦名者有倾向性。  已如此做了,赶快去做,无咎。抓住时间,在损的条件下,适当损一点,就益。  在士农工商间损益,孟子主张十取三,二十取一为野蛮人,五取一是剥削。适当其中,不是剥削,如增加教育经费等。现在十取九也不止。损下益上,不是绝下益上。  临  兑下坤上  咸临,贞吉。  从復开始,相对的象。一面復一面姤,一面临一面遯,临至泰,遯则至否。咸临,就是一面临至泰,一面遯不至否。成咸(卦象未打出)。自然界是消息,必变否,加上人事就有所不同。  《易经》要在观象玩辞,玩是弄玉看清楚玉中的理。读《易》不能呆看。  以上为履、兑、睽、归妹、中孚、节、损、临八卦。  同人  离下坤上  同人于门,无咎。  天上行,火炎上,故同人。反之,天上行,水流下,故讼。同人亲也。不亲故讼。人之间重视同,初九从门开始,一直到上九的。整个卦象同人于野,没有地方不同。同人的概念由小到大,故齐家治国平天下。门给你一个等级,不是以为限。虽同人于门,等不胜等,但同人于野的志不可折。从这个意思反过来看,同人于门是有咎的,即家族宗派。要从有咎化为无咎,故同人于门,意思不能差一点点。比如同位素,差一点就不等了。分子里多一点点,半衰期相差多少。  革  离下兑上  鞏用黄牛之革。  火烧水,水必干,水浇火,火必灭,水火之争必用革,有张生煮海之象。初爻坚持火的立场,目的是加火力。鞏为坚忍不拔,历来革命要立场坚定。《大象》指出革命要治历明时,革就是要知道时间坐标,因为旧的标准不合乎时代了。上层领导专搞生产关系,不搞生产力。朝代改了,就要正朔。今天最重要的坐标,是一九六九年人到月亮上去。过去知道理论上可以,人是否有完成的能力,不知道。一九六九年文化革命时,人竟然上了月亮,当时我和薛先生最后一次见面尚谈及。此是人类的大事,文革与之相比已不足道。在两样都是动之间,必须看一样为不动。此即相对的坐标,行止动静,动量与坐标,此为阴阳。调整生产关系,改变标准,就是革,否则为暴乱。在革之时,初爻越坚强越好。  线性方程,规矩,直道而行。非线性方程,曲成万物。这是数学最重要的分别。有思维实验,具体实验做不出,可思考多维空间形象,今云坐标。  离  离下离上  履错然,敬之无咎。  从东西周至今,已经历几个大时代,情况极复杂。明末至今,为未完的一个阶段。人处此时代,非把自己一生扔掉不可,试图一个人解决必然碰壁。人有继天之明,就要适应并处理此时代。履是实践,错然是复杂的时代、复杂的思想。思想不复杂,时间大变化一来全部冲掉。辛亥革命,冲掉了多少人。错然,是把各种不同的观点摆在一起看。比如东西周,把周幽王的观点,平王的观点,犬戎的观点摆在一起,就出来了。对待错然,敬之方能明。思想和行动合一。对待错然,咎在固执,我讲的时候,客观情况一爻一爻不知变了多少。破本体,要积几个本体。  丰  离下震上  遇其配主,虽旬无咎,往有尚。  这是阴阳相合的象,阴阳充实才能合。丰四到五一变,即成既济。端木国瑚以为“畴离趾”为《洛书》,泰“用冯河”为《河图》,此处为太极之象,故虽旬无咎,往有尚。玩辞玩到如此,从固定化到没有固定,触类旁通。于佛教当《方广经》,佛初说《华严》不懂,再讲小乘做好事,再转讲大讲方等。方等者,佛同样说,而大乘听之得大乘义,小乘听之得小乘义,各人随程度不同,各有所得。玩辞玩到什么地方,看的人程度不同。要“今者吾丧我”之后,才可以研究学问。  家人  离下巽上  闲有家,悔亡。  同一离卦的初爻,上乾兑离震不同,下亦不同,有化学作用。邵康节言:“先天图,吾尝终日言,未尝离于是。”宋人发明此图,是了不得的大事。现在时代以宋学为主,汉学过去了。即佛教讲方等对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了象数这套东西,唯物唯心自然淘汰,唯物不好,唯心亦未必好。在汉不能汉下去的时候,有王莽曹操出,二人利用禅让,莽败操胜。王莽没变好,曹操一变,魏晋时代不一样了。司马相如捧汉武帝,扬雄捧王莽,都有自己的东西。  家为情之所凝,人伦之本。性情是治家的方法。  既济  离下坎上  曳其轮,濡其尾,无咎。  任何事物一个阶段的解决,总要停一停。阶段未完,安于初位之本,庶免有涯随无涯之患。不游到底是小乘的象,止于至善也在这地方。  贲  离下艮上  贲其趾,舍车而徒。  贲卦为画图,属美术理论。其实任何一卦都是美术理论。三棱镜分光,即贲。有车无车是阶级的标志。孔子没有做到此爻,“我从大夫之后,不能出无车。”从大夫之后是孔子的束缚,故齐陈恒弑君,孔子必沐浴而朝告鲁君。贲初贲趾为行动,贲于丘园是隐者之贲。安步当车,何必长铗而歌。关键在你的行动不能被车之类的其他东西束缚了。  明夷  离下坤上  明夷,于飞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日薄西山,鸟飞回去。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故孔子绝粮于陈蔡。遇乱世,何必为五斗米折腰。好似有条路,但主人讲不要去。故既济象好,此象不好。  以上同人、革、离、丰、家人、既济、贲、明夷八卦。  无妄  震下乾上  无妄,往吉。  震动要无妄,无妄方能往。万物皆备于我,隐显相合了。佛法是小乘结束了,大乘开始。  《易经》是具体事实不谈,现在人读《易》都在里面找具体事实,完全错了。要看事实,还不如去看《春秋》,或直接去看报纸。《春秋》是评论,《公羊》、《谷梁》、《左传》是事实。  现在的毛病是知今不知古。研究现代的人是否能推到隐,然后抓住一点,再推出来完全符合,就是现代的《易》。《易》隐成一个符号,再到太极。符号具体指什么,要看《春秋》,象全部是隐的。一定要看《易》与《春秋》的关系。  到了东周,《诗》亡,雅降为风,贬周极厉害,一面就摆《鲁颂》,所谓黜周王鲁。因平王四十八年已见出无反攻力量,故不尊周。孔子绝笔获麟,因齐出了弑君之事。此无法王鲁,故《书经》最后一篇放了秦誓。谶纬家认为孔子已看出来,因为秦在西周故地,有希望。  孔子谓:“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故建立尧舜理想。他因材施教,未知事人,焉能事鬼,性与天道不可得与闻。因为学生程度不够,讲讲算了,不再深入。  现在技术上的事,机器人已能做。但人就是要理想,美术、音乐……  随  震下兑上  官有渝,贞吉。 出门交有功。  兑为悦,处处吸引。震为动,自己有东西,就不怕吸引。  心君为思想,五官感物而变。心君得其主,即可出门交有功。  噬嗑  震下离上  履校灭趾,无咎。  履、小鞋,给小警戒,得大福。《系辞》有解释。必以圣人望乎人,其自处为何如也。  学会《系辞》的玩辞,一部分《易经》懂了。  震  震上震下  震来虩虩,后笑言哑哑。吉。  洊雷,震。帝出乎震,始动。孔子迅雷风烈必变,大舜不为烈风雷雨所迷。  益  震下巽上  利用为大作。元吉。无咎。  三十二爻全部一翻,基本上是好的。有所自守,守一好,不过只怕执一。  益刚柔皆应,故可大作。大作是创造精神,也就是改进生产力。当时大作是农业。三上一变,则成既济。  大作必本元气,故元吉。  屯  震下坎上  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磐桓,徘徊。利居贞,立定脚跟。  颐  震下艮上  舍尔灵龟,观我朵颐。  上艮是定,下震是动,完全是嘴巴的形象。龟息,胎息,养生有道。其气和,其食节。《易》初九很少有咎。性是天给你的,客观条件是否相合是命。理应该问到底命不可问到底,就是要安。尽性安命,穷理达情。  復  震下坤上  不远復,无祗悔,无咎(德瓦按:似应为“元吉”)。  从乾到復,上五爻全变。復恢复初九潜龙勿用。不用远来恢复,就在我心里。復可贵,就在此处。得了以后,不要走到懊悔的地方。来也来了,就是了。復为孔颜乐处。  知道復后,就是这点东西。用颜渊来讲,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復行也。顿悟无用,要一直悟下去。  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仁为二人,范围扩大,一直到人与宇宙相应。西方极乐国土就是相应。孔子无体,颜子当作体来求。后来化了,颜子的体也没有了,故具体而微。初九要得颜渊的復,永远不用,永远有復。  九二  乾  乾下乾上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元代许衡有《读易私言》,讲六个位置的变化。  九二着重现,完全着重现,现要现得平淡。现要有基础,就是《文言》“学以聚之,问以辨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承上以究君德,启下化世俗之愚,此即自觉觉他。三教合一,修炼途径总归有点不同。不同到最后,同不同值得研究。要兢兢业业,忘己聪道,如太极拳,完全舍己从人。不如此,龙只可隐,不可现,己事不明,不可以救世。  夬  乾下兑上  惕号,莫夜有戎,勿恤。  九二逃不出阴爻上六的控制。惕号防上六,九二必须与五刚合,才可夬。敌虽弱,不惕敌将强。此不同于乾卦,不能舍己从人,不能太老实。  爻辞意思是否如此,我都不相信,但是卦象如此,所以神而明之。  大有  乾下离上  大车以载,有攸往,无咎。  具体的行动全靠九二,阴阳相应。大车到底是什么,要看现在的大车。伏羲的车简单,庄子气功北冥徙于南冥。人人心中有的大车,且有方向,故无咎。车行动,《离骚》有乘车出去的精神境界。  大壮  乾下震上  贞吉。  这段没有象辞,只有彖辞。大壮是阳息。  怎样的象已明显,不用讲,是好时代。伤在过分发散阳气,壮变伤。从训诂看,任何贞吉都是一样,但学会观象,则知每一段都有每一段的贞吉。看辞,要与象合起来,又要与自己的具体事实合起来,才会读《易》。《周易》的根源是数,不是象,用数表示阴阳变化。辞是玩的,象是固定的,玩辞就是要你根据象而穿凿出深意。  小畜  乾下巽上  牵復,吉。  虞翻。(此处为图,乾四之坤初。),故牵復。復无穷,牵亦无穷。有了象,卦爻辞容易懂。《诗经》的小序是象,辞可以随便读。《诗》容易读是因为有一个意思,《易经》不是如此。  需  乾下坎上  需于沙,小有言,贞吉。  需于沙,已经碰着了,但是有路可走。  与初九对看,就完全看出来。整个环境相当,自己地位不同,应付就不同。  大畜  乾下艮上  舆脱輹。  车由两部分组成,舆与轮(《说文》:舆,轮之总名也),上载下行。輹,轮与舆之间。要大畜,不要行。学与仕,互为因果,大畜讲的不是学不是仕,讲的是优。做了几十年事,退下来学一学,然后教你东山再起。舆体轮用,脱輹而仕,为什么,脱輹而学,为什么。  泰  乾下坤上  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得尚于中行。  《易经》多涉大川,冯河仅此一处。此处点明是黄河,清人讲是河图。荒是大川,大川为河图所出,包以十数,用此任何河都可以过。  人同自然界比一比,一生不过一卦一爻。  ——刊于《经典与解释34:格劳秀斯与国际正义》

2021-02-20

欢聚易堂

浏览(124)  |   评论(0)

《周易参同契》Vol.22 关键三宝

耳目口三宝,闭门无发通。 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 旋曲以视听,开阖皆合同, 为己之枢辖,动静不竭穷。 离炁内营卫,坎乃不用聪, 兑合不以谈,希言顺鸿蒙, 三者既关键,缓体处空房。 委志归虚无,无念以为常。 证难以推移,心专不纵横, 寝寐神相抱,觉悟候存亡。 颜色浸以润,骨节益坚强。 排却众阴邪,然后立正阳。 修之不辍体,庶炁云雨行。 淫淫若春泽,液液象解冰, 从头流达足,究竟复上升, 往来洞无极,怫怫被容中。 反者道之验,弱者德之枘。 耕耘宿秽污,细微得调畅。 浊者清之路,昏久则昭明。

2019-12-24

周公易梦

浏览(119)  |   评论(1)

《周易参同契》Vol.6 炼己立基

内以养己,安静虚无。 原本隐明,内照形躯。 闭塞其兑,筑固灵株。 三光陆沉,温养子珠, 视之不见,近而易求。 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 初正则终修,干立未可持。 一者以掩蔽,世人莫知之。

2019-12-24

周公易梦

浏览(114)  |   评论(1)

《周易参同契》Vol.26 姹女黄芽

河上姹女,灵而最神, 得火则飞,不见埃尘, 鬼隐龙匿,莫知所存。 将欲制之,黄芽为根。 物为阴阳,违天背元, 牝鸡自卵,其雏不全。 夫何故乎?配合未连, 三五不交,刚柔离分。 施化之精,天地自然, 火动炎上,水流润下, 非有师导,使其然也。 资使统正,不可复改。 观夫雌雄交媾之时,  刚柔相结而不可解,  得其节符,非有工巧以制御之。  男生而伏,女偃其躯, 秉乎胞胎,受炁之初, 非徒生时,著而见之, 及其死也,亦复效之, 此非父母教令使然。  本在交媾,定置始先。

2019-12-24

周公易梦

浏览(131)  |   评论(1)

《周易》Vol.30 离为火

【原文】离①:利贞,亨。畜牝牛,吉。 【译文】离卦:吉利的占问,通泰。饲养母牛,吉利。 【注释】①离,卦名。本卦为同卦相叠(离下离上)。两离相迭,离为火为日,太阳反复升起,运行不息。日附丽于天,草木附丽于大地。喻人依乎正道,行道不已。所以卦名曰离。离,《彖辞》:“离,丽也。”丽,《尔雅》:“丽,附也。” 【原文】《彖》曰:离,丽也。日月丽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①,乃化成天下。柔丽乎中正②,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 【译文】《彖辞》说:离,就是附丽的意思。日月附丽于天宇,百谷草木附丽于大地,太阳永远从东方升起,是服从天道。由于太阳东升西没,循环不已,从而造化万物,形成世界。由于其人以柔和为秉心,附丽于正道,所以亨通。因此卦辞说:“饲养母牛,吉利”。 【注释】①重明,明,太阳光辉。重明,犹言太阳反复升起。重明以丽乎正,犹言太阳反复升起,因为它服从天道的规律性运动。 ②柔丽乎中正,此以六二、六五爻象、爻位为据。六二、六五阴爻为柔,分别居于下卦、上卦的中位,所以说柔丽乎中正。中正,内外卦之中位,喻人得贞正之道。 【原文】《象》曰:明两作①,离。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 【译文】《象辞》说:今朝太阳升,明朝太阳升,相继不停顿,这是离卦的卦象。贵族王公观此卦象,从而以源源不断的光明照临四方。 【注释】①明,《彖》、《象》称太阳为大明。作,升起。 【原文】初九:履错然①,敬之②,无咎。 《象》曰:履错之敬,以辟咎也。 【译文】初九:听到纷来沓至的脚步声,立时警惕戒备,可以无灾难。 《象辞》说:听到纷至沓来的脚步声,立时警惕戒备,可以避免灾难。 【注释】①履,步履,这里指脚步声。错然,杂乱。 ②敬,声训为儆,警戒o 【原文】六二:黄离①,元吉。 《象》曰:黄离,元吉②,得中道也。 【译文】六二:天空出黄霓,大吉大利。 《象辞》说:黄色附丽于身,大吉大利,因为六二之爻居下卦中位,像人得中正之道。 【注释】①离,高亨说:“按离皆借为螭,龙也。谓云气似龙形者,虹之类也。音转而谓之霓。黄螭即黄霓。古人认为黄霓出现天空,是大吉之兆。” ②《象辞》释“离”为附丽义。黄,《易卦》经、传通认为是尊贵、吉祥之色。详前注。 【原文】九三:日昃之离①,不鼓缶而歌②,则大耋之嗟③,凶。 《象》曰:日昃之离,何可久也。 【译文】九三:黄昏时分有霓虹出现在天空,这是凶兆,人们居然不击鼓唱歌禳除它,老人感到悲哀,灾殃快要来了。 《象辞》说:黄昏时分的霓虹,怎么会长留不散。 【注释】①昃(zè仄),《释文》:“昃,王嗣宗本作仄。”日昃,指太阳偏西。离,螭。见前注。 ②不鼓缶而歌,古人认为日昃时霓虹在天是凶兆,应唱歌击鼓以禳除之。缶,瓦器,古人亦用作乐器。 ③耋(dié),《释文》:”马云:‘七十日耋。’王肃曰:‘八十日耋。’” 【原文】九四: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①。 《象》曰:突如其来如,无所容也。 【译文】九四:灾难突然降临,敌人见房屋就烧,见人就杀,此处变成一片废墟。 《象辞》说:灾难来得如此突然,人们无处藏身逃命。 【注释】①这里五个“如”字都用如助诃,无义。 【原文】六五:出涕沱若①,戚嗟若②,吉。 《象》曰:六五之吉,离王公也③。 【译文】六五:灾难过后,人们痛哭,人们悲叹,然而吉利。 《象辞》说:六五爻辞所讲的吉利,因为爻象表明,六五之爻处于上九之下,像人们能够附丽于王公而得救。 【注释】①涕,眼泪。沱,泪如雨下的样子。 ②戚,忧,悲戚。嗟,叹,嗟叹。若,语助,无义。 ③离,《象辞》释“离”为附丽义。 【原文】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①,获匪其丑②,无咎。 《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获匪其丑,大有功也③。 【译文】上九:国王出征,反击敌人,将有嘉国的国君斩首,抓到了许多俘虏,无灾无难。 《象辞》说:君王出兵反击,以安定邦国。抓到了许多俘虏,是说大获胜仗。 【注释】①有嘉,沙少海先生说:“有,语首助词,无义。如虞称有虞,夏称有夏。有嘉。周初国名,这里指上文所说的侵略者。”折首,犹言斩首。 ②匪,这里当读为彼。丑,丑类,这里指俘虏。 ③今本《象辞》无“获匪其丑”两句,《释文》引王肃本有,今据补。

2019-12-24

周公易梦

浏览(174)  |   评论(1)

《周易参同契》Vol.14 金丹刀圭

以金为堤防,水入乃优游。 金计有十五,水数亦如之。 临炉定铢两,五分水有余。 二者以为真,金重如本初。 其三遂不入,火二与之俱。 三物相含受,变化状有神。 下有太阳炁,伏蒸须臾间。 先液而后凝,号曰黄□焉。 岁月将欲讫,毁惟伤寿年。 形体如灰土,状若明窗尘。 擣治并合之,持入赤色门。 固塞其际会,务令至完坚。 炎火张于下,昼夜声正勤。 始文使可修,终意武乃陈。 候视加谨慎,审察调寒温。 周旋十二节,节尽更须亲。 炁索命将绝,休死亡魄魂。 色转更为紫,赫然成还丹。 粉提以一丸,刀圭最为神。

2019-12-24

周公易梦

浏览(201)  |   评论(2)

《增删卜易》 Vol.134 点穴章

世在初二爻,穴宜下; 在五六爻,穴在于上; 三四爻,穴宜中。 水持世爻,穴近于水,或是坑窝之地; 世临土者,即于高堆点穴; 世临于寅木,丛草盛木之方; 申酉持世,石块石堆; 火乃枯焦、红泥、焦土,及草木枯瘁之处。 如:未月 乙巳日 (旬空:寅卯),占点穴,得“大壮”卦 此地经过法眼者,皆言其吉。 久占此地,亦许其吉。 因屡掘逢石,无处导穴,央余到坟下,得此卦。 余曰:“世在四爻,穴在中段。” 因午火持世,即往中段观看,见有一处草木枯焦,有几朵红色野花,别处皆无。 余曰:“即此穴也,掘之必逢土穴。 ”东家尚疑。 余曰:“我有一法,将钱一文点记红珠,乱入数百钱内,公可设下香案,祷告于天,得红珠钱者,即其穴也。 ”令人遍地洒之,果得珠钱于红花之下。 掘之,周围仅有丈余皆泥土也,余皆石块。 此公次年开府,两公郎五年之内俱登甲榜。 [乾按] 此法甚明而易断,所举验例亦神妙。 然穴在午火中段,朱钱可试,若非如此时,试何法也? 还须后学研习验证,再得他法可也。

2020-05-20

天机易学

浏览(1272)  |   评论(2)

《增删卜易》 Vol.140 新亡附葬祖墓章

六冲变冲,卦变绝克,父母受伤; 内外反吟,须宜他葬;世爻受克,随墓助伤,世动化克化鬼,附葬不宜。 父母、兄弟、妻儿,动而化鬼化克,俱有刑伤伤害,惟喜世及六亲不逢变克,卦静六合,必得存亡之安。 如:子月 丙申日 (旬空:辰巳),占以父柩附葬祖茔,得“复之坤” 世爻被克,不宜附葬之。 后仍附葬。 数月后疾病不断, 曰:“腰疼欲死,欲迁其坟。” 余曰:“坟不必迁,卦中世爻被克,幸而旺相,土来克水,命道安土神则吉。” 果于安坟而愈。 余曰:“目下虽不迁改,终有迁改。” 彼曰:“何也?” 余曰:“卦化六冲,不久之象。” 果于子年死母,起此冢于他处合葬焉。 李我平曰:《海底眼》云:一世二世出王侯,世在五六爻出孤独,市井语耳,何事刊于大道之书? 《易冒》曰:子孙旺而官文得地者,主贵; 子孙旺临财者,主富;子孙旺临帝旺者,多男旺; 遇白虎羊刃者,主武夫; 子孙衰破者,必出残疾; 子孙临空,必出僧道。 疑此为代代单传者而设也,倘子孙十有余人,有富有贵,有文有武,有夭有寿,有多男,有乏嗣,有残疾者,予以为六爻全是子孙,亦难分别,揣摩之论,何足为法。 夫周易讲理,因理远数,因数穷理,理数相推,能事毕矣,何事纷纷聚讼为?

2020-06-01

丑不丑牛说了算

浏览(264)  |   评论(3)

蜀ICP备16016551号-1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437号

Copyright © 2015 Retu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易数

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